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從冒名頂替縣令開(kāi)始小說(shuō)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從冒名頂替縣令開(kāi)始小說(shuō)

千舟已過(guò)萬(wàn)重山都市主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千舟已過(guò)萬(wàn)重山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開(kāi)局從冒名頂替縣令開(kāi)始》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的小說(shuō)《開(kāi)局從冒名頂替縣令開(kāi)始》講述的是:李墨言穿越到了一個(gè)架空的古代世界,陰差陽(yáng)錯之下冒名頂替成為安寧縣的縣令。山賊禍害,百姓民不聊生。無(wú)奈之下,李墨言只好帶領(lǐng)百姓大搞基建,于是在安寧縣出現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建筑。安寧縣迪士尼樂(lè )園、方特游樂(lè )園、鳥(niǎo)巢體育館...帶領(lǐng)全縣百姓走向了不一樣的縣城振興旅游化道路。七年后,景國皇帝突然心血來(lái)潮,微服私訪(fǎng),途經(jīng)安寧縣......
更新時(shí)間: 2024-05-31 10:50:01
免費閱讀
武徹接過(guò)毛筆,在密信的結尾處寫(xiě)下一行字:“潘鳳將軍,來(lái)信本宮已知悉?!? “一切按照原計劃行事?!? “眼下本宮已率領(lǐng)騎兵渡過(guò)了景河,不日便可到達上京城外?!? “本宮會(huì )選擇在上京城東三十里處,安營(yíng)扎寨?!? “等到東西兩軍步卒全部到來(lái)之際,就是本宮攻城之時(shí)?!? “武徹之筆!” 寫(xiě)完之后,武徹將書(shū)信折疊好,又重新放進(jìn)信封,將封口處用蜜蠟封好。 便讓鄭義將書(shū)信帶回給潘鳳。 鄭義接過(guò)書(shū)信,領(lǐng)了命,便轉身離開(kāi)。 等到他走后,武徹一行人也朝著(zhù)上京城的方向進(jìn)發(fā)了。   大約過(guò)了三個(gè)時(shí)辰。   武徹一行人便到達上京城外東邊三十里的地方。   此時(shí)天色已然微微發(fā)亮。   武徹剛準備下令安營(yíng)扎寨,就有斥候前來(lái)稟報,說(shuō)是潘鳳又有回信至。   聽(tīng)到這個(gè)消息,武徹很是高興。   因為潘鳳能在這么短的時(shí)間內,派人給他回信,就說(shuō)明潘鳳基本上已經(jīng)算是徹底掌握了中軍。   果然,斥候呈上來(lái)的書(shū)信,內容也確實(shí)如此。   并且潘鳳還在信中說(shuō)了,他和林漢正在從上京城西趕過(guò)來(lái)拜見(jiàn)自己的路上。   另外,書(shū)信的內容,還有些讓武徹意外的是。   武興在其母妃連淑妃的帶領(lǐng)下,在趙恕等人的幫助下,竟然發(fā)動(dòng)了政變,奪了武韌的皇位,并且囚禁了他。   眼下,上京城的皇帝是武興,連淑妃垂簾聽(tīng)政,趙恕為輔政大臣。   換句話(huà)來(lái)說(shuō),就是上京城目前都在連淑妃和趙恕兩人的掌控之中,武韌已經(jīng)是過(guò)去時(shí)了。   對于這個(gè)消息,武徹雖然有點(diǎn)意外,但也不是很在意。   畢竟他是進(jìn)京勤王的。   平武韌之亂或者是平連淑妃之亂,都是一樣的。   更何況眼下中軍四衛的兵馬,都在他武徹的手中。   再等到東西二軍的步卒到來(lái)。   他的手底下就將近有六十萬(wàn)的大軍。   六十萬(wàn)大軍攻一個(gè)城池,哪怕上京城作為景國城墻最高,城門(mén)最堅固的城池。   也用不到多少的力氣。   更何況上京城內還有千牛衛作為內應。   是以,武徹想何時(shí)將上京城攻占下來(lái)就何時(shí)能將上京城攻占下來(lái)。   不過(guò),按照武徹的主觀(guān)意愿,他還是希望此次戰役,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傷亡。   畢竟自己人打自己人,無(wú)論哪一方死亡的人數多了,對景國來(lái)說(shuō),都不友好。   他還要留著(zhù)景國的有生力量,抵擋住周邊各國的進(jìn)攻。   不一會(huì ),武徹看完書(shū)信后,當即就下令:“傳令,安營(yíng)扎寨?!?   “并且咱們的營(yíng)帳還要扎得顯眼,要讓上京城內遍布在城外的探子都發(fā)現?!?   “另外把本宮進(jìn)京勤王的大旗豎起來(lái)?!?   武徹一說(shuō)完,顏華清等將領(lǐng)齊齊應了一聲,“末將遵命?!?   隨后,眾人便開(kāi)始各自行動(dòng)了起來(lái)。   此時(shí)武徹所在的位置離上京城就太近了。   以軍隊中全是步兵來(lái)算,也只要一個(gè)半的時(shí)辰就可以到達上京。   而如果是騎兵那就更快了,一個(gè)時(shí)辰足矣。   ……   上京城。   皇城。   皇宮。   漣漪宮。   得知武徹已經(jīng)帶兵出現在了上京城東三十里的地方。   連淑妃直接破防了。   “為什么會(huì )這樣,為什么會(huì )這樣?”   “武徹為什么會(huì )不聲不響就出現在了上京城外?!?   “不是已經(jīng)給潘鳳去了書(shū)信,讓他帶兵拒武徹于東郡嗎?”   “難道他沒(méi)有按照武韌所寫(xiě)書(shū)信的內容行事?”   “可不是都說(shuō)潘鳳是個(gè)有恩必報的人嘛,難道我們所有人都看錯他了,他是個(gè)假仁假義之輩?!?   “或者說(shuō)他現在根本不會(huì )顧及武韌的性命?!?   “誰(shuí)能告訴本宮,這是怎么一回事?!?   連淑妃暴跳如雷,在寢宮中一會(huì )大吼大叫,一會(huì )神叨叨的。   “是不是你在給潘鳳的書(shū)信當中做了什么手腳?”   “你口口聲聲說(shuō)要為自己犯下的錯負責,你就是這么負責的嗎?”   “武韌你這個(gè)奸佞小人,倒是打得一副好算盤(pán)?!?   “本宮原以為你是真心悔過(guò),現在看來(lái),所做的一切都是騙本宮的?!? 連淑妃怒極之下,取出房中掛著(zhù)的長(cháng)劍,來(lái)到寢宮旁的偏殿,將利刃抵在武韌的脖子,對著(zhù)他憤怒地吼道。 連淑妃的寢宮和武韌所待的偏殿只有一墻之隔,隔音并不好。 是以,剛才連淑妃在寢宮內說(shuō)的話(huà),武韌都聽(tīng)得清清楚楚,同時(shí)也知道她為何這么憤怒。   “連淑妃,我給潘鳳將軍寫(xiě)信的時(shí)候,你就在旁邊看著(zhù)?!?   “甚至我寫(xiě)好之后,你也是反復看過(guò)好幾遍書(shū)信?!?   “我要是真動(dòng)了手腳,以你的能力,又怎么會(huì )看不出來(lái)?!?   “無(wú)論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對你之前所做之事后悔了?!?   武韌想了想,對著(zhù)連淑妃淡淡地解釋道。   “哼!”   “武韌,你以為本宮還會(huì )信你?”   “你和潘鳳交好這么多年,說(shuō)不定,你們之間有什么早就定好的暗號,是本宮不懂而已?!? “更何況,若不是你在書(shū)信里動(dòng)了手腳,潘鳳為何會(huì )不帶兵馬去阻攔武徹?!?   “反而讓武徹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上京城外?!? “再加上,潘鳳絕對不可能不顧及你的性命?!?   “本宮一次又一次地相信你,你卻一次又一次地欺騙本宮?!?   “武韌你這個(gè)王八蛋,當真是無(wú)恥至極!”   連淑妃怒哼一聲,對著(zhù)武韌冷冷地說(shuō)道。   “這……”   聽(tīng)完連淑妃的話(huà),武韌也是一陣啞口無(wú)言,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但武徹為何會(huì )出現在上京城外,身陷囹圄的武韌又怎么會(huì )知道。   “誒!”   “連淑妃!”   “帶著(zhù)老五開(kāi)城投降吧!”   “二哥回來(lái)了,又掌控了中軍四衛,還帶著(zhù)東軍兵馬,你的夢(mèng)該醒了?!?   “說(shuō)不定看到你開(kāi)城投降的份上,我二哥會(huì )在念在你是父皇的妃子,武興年紀還小的份上,饒你們不死?!?   “好死不如賴(lài)活著(zhù)!”   “投降吧!”   武韌嘆了嘆氣,對著(zhù)連淑妃勸說(shuō)道。   “不,本宮絕不投降!”   “上京城的兵馬如今都在本宮的手上,本宮還有希望?!? ——內容來(lái)自【咪咕閱讀】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