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總裁>協(xié)議離婚后我逃不掉了by辭舊
在線(xiàn)閱讀

協(xié)議離婚后我逃不掉了by辭舊

不笑傾城總裁主角:蘇顏沫,司南闕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不笑傾城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協(xié)議離婚后大佬她野翻了》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蘇顏沫司南闕的小說(shuō)《協(xié)議離婚后大佬她野翻了》講述的是:“總裁,少夫人送來(lái)的離婚協(xié)議書(shū)。”   “哦,要給多少贍養費?”   “少夫人說(shuō)她給您贍養費。”   兩年前,他看到的她:乖巧,清純又聽(tīng)話(huà),適合放回家擺設。   她看到的他:工作狂,長(cháng)得順眼,確定是不會(huì )煩到自己的人。   各取所需,他和她一拍即合,簽字隱婚。   離婚后   “總裁,對手公司的幕后老板是……少夫人。” “總裁,剛才救你的那個(gè)人身影與少夫人好像哦~” “...
更新時(shí)間: 2024-06-03 10:00:02
免費閱讀

  “不用?!碧K顏沫不覺(jué)得有這個(gè)必要,她和司南闕是好聚好散的。(她單方面這樣認為。)

  白敬書(shū)站在司南闕的身邊,心跳都有些控制不了了,遇見(jiàn)了遇見(jiàn)了!

  蘇小姐跟孟簡(jiǎn)!

  昨天之前蘇小姐都還是“無(wú)依無(wú)靠”的少夫人,昨晚之后,就完全變了啊。

  他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到的資料,這會(huì )就來(lái)直接打臉了。

  司南闕站著(zhù)沒(méi)動(dòng),手里拿著(zhù)手機還在講著(zhù)電話(huà),聲音低沉有力,“我知道了,晚上我會(huì )出席,顏沫……”他抬眼,就看到盯著(zhù)他看的蘇顏沫。

  “會(huì )一起過(guò)去?!彼f(shuō),然后結束了通話(huà),與蘇顏沫對視著(zhù)。

  只不過(guò)看到蘇顏沫身邊的孟簡(jiǎn),他俊逸的面龐便一下子有了些許的陰郁。

  對孟簡(jiǎn)這號新貴,司南闕之前是挺看好的,但,這會(huì )怎么看都怎么不舒服。

  孟簡(jiǎn)能明顯地感覺(jué)到司南闕的敵意,他看了看蘇顏沫,卻見(jiàn)蘇顏沫只是與司南闕禮貌地點(diǎn)了一下頭,然后就邁開(kāi)步伐要走。

  司南闕伸出手,直接地想要拉住這樣無(wú)視他存在的蘇顏沫。

  這一次他做了心里準備的,但是!竟然也沒(méi)有抓住她。

  蘇顏沫退后一步,睨向他,“司先生在做什么?”

  司南闕微蹙著(zhù)眉頭,昨晚他已經(jīng)試過(guò)她的身手了,與他不相上下,而最后……

  “你昨晚給我扎的是什么?”是麻藥嗎?

  “你在說(shuō)什么?”蘇顏沫假裝沒(méi)聽(tīng)懂他的話(huà),“不是你身體虛弱,突然打著(zhù)打著(zhù)倒了嗎?”

  司南闕嚴肅地看著(zhù)一本正經(jīng)地胡說(shuō)八道的她。

  蘇顏沫不解,“嗯哼?”

  “……”還嗯哼?如果說(shuō)早上醒來(lái),他有種被利用的感覺(jué),那現在他可以很肯定地說(shuō),他就是被她利用了。

  “孟先生可以回避一下嗎?”司南闕看她身邊的孟簡(jiǎn)越看越不順眼,也不知道出自于什么心里,他自己也不想深究。

  孟簡(jiǎn)去看蘇顏沫,似乎只在乎她一個(gè)人說(shuō)什么。

  “我有話(huà)想跟你說(shuō)一下?!彼灸详I淡淡地說(shuō)道,“很快?!?/p>

  蘇顏沫這才看向孟簡(jiǎn),“去位置上等我吧?!?/p>

  “有問(wèn)題叫我。我就在邊上?!泵虾?jiǎn)不放心地叮囑。

  “孟先生與我太太倒很熟?!彼灸详I神色冰冷,言語(yǔ)中夾帶著(zhù)一絲諷刺。

  他記得一年前的一場(chǎng)宴會(huì )上,他和孟簡(jiǎn)偶遇過(guò),但是孟簡(jiǎn)全然沒(méi)有露出他和蘇顏沫認識的神態(tài)。

  孟簡(jiǎn)充耳未聞,甚至還禮貌地點(diǎn)了一下頭離去。

  “你去車(chē)上等我?!彼灸详I把白敬書(shū)也遣離。

  “利用完我,就想翻臉不認人了?”司南闕深看著(zhù)眼前的蘇顏沫,與兩年前的她相比,她的氣質(zhì)、氣場(chǎng)完全像變了一個(gè)人。

  溫柔清純聽(tīng)話(huà)的軟弱變成了現在自信張揚高調的強勢。

  蘇顏沫聽(tīng)到這句指控有些無(wú)辜,“司先生,你在說(shuō)什么?”

  “溫柔?清純?聽(tīng)話(huà)?”他每輕吐一個(gè)詞語(yǔ),眼里都了一絲戲謔,“蘇小姐偽裝得真好?!?/p>

  “我從來(lái)都沒(méi)有說(shuō)過(guò)我溫柔清純聽(tīng)話(huà)吧?”蘇顏沫好無(wú)辜,“這些……不是司先生你自己認為的嗎?再有……我做什么了?婚期兩年,我的確是你要求的這種人設,哦不,形象呆著(zhù)的啊?!?/p>

  司南闕被嗆得吐不出字語(yǔ),半會(huì )才說(shuō),“你不是這樣的人?!?/p>

  “對啊?!彼蠈?shí)的承認。

  司南闕:“……”她這么坦然還帶著(zhù)那么理直氣壯,他突然說(shuō)不出話(huà)了。

  短短兩句對話(huà),他就被嗆得兩次吐不出話(huà)語(yǔ)。

  “等等,我們不是合作得挺好的嗎?”蘇顏沫不解,“各取所需呀?!?/p>

  “那你昨天是什么意思?”他冷笑。

  蘇顏沫更加不解,“嗯?”

  “錢(qián)!”他提醒。

  “贍養費???不是說(shuō)了嗎?好聚好散啊?!笨粗?zhù)他那一下子變得黑沉的臉色,她只得再解釋一下,“你可以理解為儀式感?”

  儀式感?

  司南闕沉默不語(yǔ),只是一雙眼眸深深地凝視著(zhù)她,像是要透過(guò)她的眼睛看到她的靈魂深處。

  蘇顏沫十分坦然地與他對視。

  她的確就是一個(gè)儀式感的結束,等等……

  “你不會(huì )誤會(huì )我在挑釁你吧?”她驚訝地看著(zhù)他。

  司南闕看著(zhù)她不語(yǔ)。

  “哈?你還真的這樣認為?”那就難怪昨天酒吧他那個(gè)樣子了,蘇顏沫覺(jué)得這誤會(huì )就大了。

  “司南闕,你誤會(huì )了,這兩年,我們都各司其職,做得很棒啊?!彼鏊幕ㄆ科拮?,不打擾他。

  他做他的工作狂老公,也不為難她,多好啊。

  她認真的模樣,似乎是在說(shuō)真的。

  司南闕覺(jué)得胸口忽地浮起一陣沉悶,半天憋出一句,“晚上陪我出席一個(gè)活動(dòng)?!?/p>

  “我們離婚了?!碧K顏沫搖頭。

  “有嗎?”他否認。

  “離婚證給你了?!痹趺礇](méi)有!官發(fā)出爐的,昨天她讓孟簡(jiǎn)最信任的人親自送過(guò)去的。

  “我沒(méi)收到?!彼灸详I睜眼說(shuō)瞎話(huà),“秘書(shū)也說(shuō)沒(méi)有看到?!?/p>

  蘇顏沫:“……”他在說(shuō)什么鬼話(huà)?

  “我只是簽了離婚協(xié)議書(shū)而已,但,真正的離婚是要離婚證本吧?”司南闕認真而嚴肅地說(shuō)道,“我并沒(méi)有派我的律師去處理這事?!?/p>

  蘇顏沫:“……”所以,他在表達什么?

  “我沒(méi)有承認我們離婚?!彼灸详I終于表達出了他的這句核心話(huà)語(yǔ)。

  蘇顏沫杏眸帶著(zhù)不敢茍同的神情,“司南闕,你是打算反悔?”

  “離婚需要冷靜期,我們簽了協(xié)議書(shū),向上申請,按程序需要一個(gè)月?!彼袅颂粞?,“不是嗎?”

  蘇顏沫:“……”

  “不知道你是通過(guò)什么渠道辦的這本離婚證呢?”司南闕露出訝異的神情,“不會(huì )是假證吧?”

  “不是假的?!痹趺纯赡苁羌俚?。

  “嗯,那誰(shuí)替你辦的呢,不知道我能不能認識一下?”他淡淡地說(shuō)道,“無(wú)視法律法規程序,我有些好奇誰(shuí)敢這么公然挑釁了?!?/p>

  “司南闕,你在無(wú)理取鬧,我們說(shuō)好兩年離婚的?!碧K顏沫有些微微的煩燥,抬手撥開(kāi)了臉頰前的頭發(fā)。

  “我簽字了啊,但,在程序走完之前,我們這婚,不算離?!?/p>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