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總裁>離婚后前妻她富可敵國葉輕離
在線(xiàn)閱讀

離婚后前妻她富可敵國葉輕離

佚名總裁主角:唐俏兒,沈驚覺(jué)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佚名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離婚后,前妻她富可敵國》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唐俏兒沈驚覺(jué)的小說(shuō)《離婚后,前妻她富可敵國》講述的是:唐俏兒當了沈驚覺(jué)三年的下堂妻,本以為一往情深能捂熱他鐵石心腸。沒(méi)想到三年期滿(mǎn)男人送她一紙離婚協(xié)議,迎白月光進(jìn)門(mén)。她心灰意冷,毅然離婚,搖身一變成了唐氏千金,富可敵國。從此千億財閥是她、妙手仁醫是她、頂級黑客是她、擊劍冠軍也是她! 前夫哥后悔了:“老婆,我錯了,我們復婚吧!” 唐俏兒冷冷勾唇:“我不缺愛(ài)不缺錢(qián)不缺男人,缺一條看門(mén)的狗。” 沈驚覺(jué)欺身而上,將領(lǐng)帶遞到她手里:“老婆,我來(lái)看門(mén)了,汪汪。”
更新時(shí)間: 2024-06-10 08:00:02
免費閱讀
唐俏兒帥氣地單手握著(zhù)方向盤(pán),在馬路上飛馳,音響里放的是夜后詠嘆調《復仇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燒》。 她并不怕沈驚覺(jué)查她,她只是不明白,一個(gè)三年都當她是空氣,不聞不問(wèn)的男人,為什么偏在兩人婚姻走到盡頭的時(shí)候,才開(kāi)始對她產(chǎn)生好奇? 果然男人都是賤骨頭,你追著(zhù)趕著(zhù)噓寒問(wèn)暖,換來(lái)的只有男人的一臉嫌棄;你冷著(zhù)他晾著(zhù)他把他當坨屎,他自己就賤嗖嗖地貼過(guò)來(lái)了。 忽然,唐俏兒瞄向后視鏡,秀眉微擰。 只見(jiàn)后方不遠處,沈驚覺(jué)的蘭博基尼竟然對她窮追不舍! “想跟蹤我?下輩子吧?!?唐俏兒紅唇邪肆一勾,一腳油門(mén)踩到底。 黑夜之聲如一道閃電漂移左轉,眨眼間就消失不見(jiàn)! “快,跟緊點(diǎn)兒!”沈驚覺(jué)坐在副駕駛,凝神催促。 韓羨哪兒開(kāi)過(guò)這么快的車(chē),心臟都快從嘴里蹦出來(lái)了! 費盡千辛萬(wàn)苦好不容易看到了唐俏兒的尾燈,沈驚覺(jué)面無(wú)表情,卻暗暗松了口氣。 “沈總,少夫人這車(chē)技也太神了!藤原豆腐店真不白貼……”韓羨不禁發(fā)出喟嘆。 “什么豆腐店?!鄙蝮@覺(jué)不解地皺眉。 “您瞧少夫人的屁股!” 沈驚覺(jué)臉色驟然黑了一下,嚇得韓羨冷汗直流,“口誤口誤……我是說(shuō)您看少夫人的車(chē)屁股!” 沈驚覺(jué)定睛細看,布加迪后面果然貼著(zhù)個(gè)白色車(chē)貼。 寫(xiě)著(zhù)“藤原豆腐店AE86”。 有點(diǎn)搞笑。 “您不知道嗎?少夫人特別喜歡看動(dòng)漫,尤其是《頭文字D》,每次我見(jiàn)她的時(shí)候客廳電視上總是放這個(gè)動(dòng)漫?!?韓羨越說(shuō)還越起勁了,“沒(méi)想到少夫人這么內秀啊,我一直以為她是個(gè)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家碧玉呢?!?別說(shuō)他了,沈驚覺(jué)也被這女人騙得團團轉。 更窩火的是,他對妻子的了解,還沒(méi)自己的秘書(shū)多! “哎呀!少夫人加速了!” “跟緊,跟不上,我扣你年薪!”沈驚覺(jué)咬緊后槽牙,俊朗的臉龐僵白如雕塑。 韓羨害怕扣工資,但他更怕一尸兩命。 結果就是,唐俏兒連續兩個(gè)迅猛不失華麗的急轉彎,他們就再也看不見(jiàn)她的尾燈了。 “跟、跟丟了……”韓羨整個(gè)人都萎了。 沈驚覺(jué)一拳鑿在車(chē)窗上,額角青筋突兀。 白小小,你為什么要對我層層偽裝? 你的真實(shí)身份,到底是誰(shuí)? * 入夜,大哥二哥來(lái)到妹妹的私人別墅。 敞亮的開(kāi)放式廚房里,唐樾和唐栩一個(gè)顛勺一個(gè)改刀,唐俏兒則含著(zhù)根棒棒糖邊玩游戲邊觀(guān)賞帥哥下廚。 “OK~四抓!” 唐俏兒看著(zhù)屏幕上自己的戰績(jì),得意地拍了拍小手。 “小妹,寶刀不老啊?!碧畦驌P起明亮的笑眼,他是四兄弟里笑容最具親和力的一個(gè)。 “那你看,屠夫界的李尋歡,例不虛發(fā)?!?唐俏兒雙膝跪在椅子上,雙臂撐桌口中的棒棒糖一翹一翹,煞是可愛(ài)。 “嘿喲,口氣不小,改明咱們拉一局我好好教你做人?!?“小妹上次把你虐的都快銷(xiāo)號了,你就別去找虐了?!碧崎羞呎f(shuō)邊拿起塊切好的牛肉喂進(jìn)唐俏兒嘴里。 “擦……上次是老四那個(gè)坑逼突然來(lái)任務(wù)強退了!不然咱們肯定能贏(yíng)的!”唐栩頗為不服氣。 “我要開(kāi)始做飯了,小妹,你對煙霧過(guò)敏,去客廳里等吧?!碧崎袦厝岬卮叽?。 唐俏兒怔了怔,鼻腔涌上酸楚的情緒。 她都不敢告訴兩個(gè)哥哥,煙霧過(guò)敏的她給沈家人做了三年的廚娘,聞了三年的油煙,顛勺顛的手都磨出繭子了,漸漸也對油煙免疫了。 如果說(shuō)了,大哥還能因為信仰問(wèn)題留一絲慈悲,其他三個(gè)哥哥恐怕會(huì )把整個(gè)沈氏趕盡殺絕。 俏俏可是唐氏的掌上明珠啊,十指不沾陽(yáng)春水啊,沈家的人怎么能這么糟蹋她?! 不過(guò)好在,她回頭是岸了,她再也不要為了一個(gè)永遠得不到的男人讓自己低微在塵埃里了。 這時(shí),唐樾的手機響了。 他忙擦了擦手從圍裙里拿出手機,轉而又眼神復雜地看向唐俏兒。 “俏俏,又是你前夫?!?“靠!還上癮了啊他!” 唐俏兒氣得小臉緋紅,嘴巴里的棒棒糖都掉到了桌子上。 “什么意思?沈世美難道還總給你打嗎大哥?” 唐栩坐在妹子身邊,特別自然地把桌子上的棒棒糖拿起來(lái)含住,“不是吧不是吧,不是上次你們在月半河畔看煙花碰上后沈世美把你當俏俏男朋友了吧?” “是啊?!?唐栩:“臥槽?!他什么眼神!” “怎么?難道我不配嗎?”穿著(zhù)圍裙的唐樾笑得那叫一個(gè)慈祥。 “沈世美純純的眼瘸啊,你哪兒像男朋友啊,你這妥妥是當爹的氣質(zhì)啊?!?兩個(gè)哥這時(shí)候竟然還打趣起她來(lái)了,她真的要裂開(kāi)了。 再加一個(gè)前夫哥,仨哥一臺戲。 “要接嗎?”唐樾問(wèn)。 “不接!” “接!” 唐樾還是聽(tīng)了妹妹的話(huà),按下免提。 “我找我妻子?!鄙蝮@覺(jué)語(yǔ)氣比上午更自然,甚至帶著(zhù)一絲占有欲的意味。 “我特么……” 唐栩氣得正要爆粗,結果被唐俏兒咚地一聲把他頭摁在了桌子上。 “沈總,小小現在不是你妻子了,你們已經(jīng)離婚了?!碧崎忻嫔珡娜莸靥嵝阉?,還特別謹慎地換了稱(chēng)呼以免露餡。 “她知道她現在還是,她心里有數?!鄙蝮@覺(jué)聲音冷得瞬間讓整個(gè)廚房結冰。 “沈驚覺(jué),你又是咄咄逼人又是追我車(chē)的,到底幾個(gè)意思?”唐俏兒切掉免提,煩躁地接起電話(huà)。 “我有話(huà),單獨跟你說(shuō)?!?唐俏兒找了個(gè)房間走進(jìn)去,關(guān)上門(mén),深深呼吸才重新接起。 “快說(shuō),我很忙?!?“為什么換了手機號?”沈驚覺(jué)語(yǔ)氣冷硬。 “重新開(kāi)始,和過(guò)去做了斷啊?!?“爺爺日后要找你我聯(lián)系不到你,把你新號碼給我,便于我和你聯(lián)系?!鄙蝮@覺(jué)完全是理所應該的態(tài)度。 “想找我很容易,打給唐總,你自然能找到我?!碧魄蝺捍浇枪雌鹨荒ㄝp誚。 “白小小,這是你報復我的手段嗎?” 沈驚覺(jué)齒關(guān)緊扣逼出每個(gè)字,“你前腳離開(kāi)我,后腳就迫不及和唐樾同居?你在我面前叫白小小,在唐樾面前又準備叫什么?” “沈驚覺(jué)!”唐俏兒也怒了,秀拳緊握。 “你想用這種方式報復我也未免太天真,你以為我會(huì )在乎你跟哪個(gè)男人在一起嗎?” 沈驚覺(jué)怒極反笑,“我只是不想讓爺爺對你失望而已,我不希望他老人家到頭來(lái)發(fā)現自己珍視看重的是個(gè)寡廉鮮恥的女人! 就算你想放飛自我,也請你在爺爺八十大壽前檢點(diǎn)自己的言行,別讓風(fēng)言風(fēng)語(yǔ)傳到爺爺耳朵里!” 唐俏兒氣結到說(shuō)不出一句話(huà),直接掛斷。 黑暗里,她脊背抵住墻,大口大口地喘息卻平復不了被沈驚覺(jué)中傷后的痛楚。 怎么還這么疼啊,說(shuō)好了當他死了的啊。 唐俏兒揉了揉眼角,透骨的失望逐漸染紅了眼眶。 “沈驚覺(jué)……你怎么可以這樣看我……原來(lái)十三年情深,全都是錯的……”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