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埼玉寵物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埼玉寵物

佚名都市主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佚名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玉寵-拆1》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的小說(shuō)《玉寵-拆1》講述的是:我這個(gè)人挺假的,臉是假的,身體是假的,連名字也是假的。 十八歲那年父親出軌,小三上門(mén)逼母親離婚,等我趕回去,母親已經(jīng)死了。 她死的時(shí)候肚子里還靜靜躺著(zhù)不足月的妹妹。 為了報仇,我改頭換面,爬上了云城首富陸南琛的床。 當一切進(jìn)展順利,我卻被同父異母的弟弟盯上了…… 他把我摁在床上,呼吸急促,“姐姐,你要報仇,找我不行嗎?”
更新時(shí)間: 2024-06-26 11:10:02
免費閱讀
  我拿著(zhù)羅嬈的簡(jiǎn)歷,去應聘陸南琛的助理。   在云城,陸家捏著(zhù)所有翡翠生意的命脈,沒(méi)有人敢忤逆陸家,畢竟眾所周知,翡翠都是從緬甸運過(guò)來(lái)的,是真刀真槍沾血的生意。   江致遠當初就是靠著(zhù)和陸南琛父親的一點(diǎn)點(diǎn)裙帶關(guān)系,才把生意做到了今天。   想要徹底摧毀江致遠,就要從陸家下手。   面試當天,我被帶到了陸南琛的辦公室,一進(jìn)門(mén),他站在窗前,身著(zhù)黑色襯衫,西裝外套隨意搭在肩膀上,一只手夾著(zhù)一根煙,另一只手拿著(zhù)一塊翡翠原石,正在漫不經(jīng)心地查看。   地上還隨意攤放著(zhù)很多石頭,看樣子像剛挖出來(lái)不久的。   陸南琛吐出一口眼圈,轉過(guò)頭看向我,徐徐飄散的煙霧后面,是他淡漠到極致的一雙眼,好像世界上根本就沒(méi)有他在乎的人或事。   陸南琛沒(méi)有問(wèn)我任何問(wèn)題,而是指著(zhù)地上攤放的幾塊原石說(shuō):“你從里面挑一塊,切開(kāi)后要是比我手里的這顆品相好,你就留下?!?  我仔細看了他手里的那塊原石,黑色外皮,皮面的緊致度也不錯,最重要的是這塊原石有一個(gè)斷口,足以證明石頭內部蘊化的很好,堅硬到了一定的程度。   不論怎么看,他手里這塊都是上品,任我如何去選,都很難超過(guò)他。   我仔細在地上尋找著(zhù),腦海里不?;叵胫?zhù)我媽之前教過(guò)的東西,這五年我在寶麗金也并沒(méi)有放棄過(guò)學(xué)習,有做翡翠生意的老板過(guò)來(lái),我總會(huì )耐心聽(tīng)他講在緬甸的所見(jiàn)所聞。   忽然,一塊非常小的黑色石頭吸引了我的主意,我想起來(lái),黑皮原石有莫灣基和莫西沙兩個(gè)產(chǎn)地。   略微思忖,我打定了主意,拿起地上那塊小黑石頭,放到了陸南琛的辦公桌上。   他抬眼看我,只一眼,便全是上位者的壓迫感。   “為什么選這塊?”他聲音低沉。   “因為這塊外皮表面黑亮,有蠟質(zhì)感,是莫灣基場(chǎng)口出來(lái)的石頭,你手里的那塊隱隱發(fā)灰,砂礫明顯,是次一等的莫西沙的料子?!?  他眼里的驚訝一閃而過(guò),又從上到下打量了我一遍,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那就切開(kāi)驗驗貨吧,你敢嗎?”   “敢?!?  也許是我說(shuō)的時(shí)候太過(guò)用力,胸前襯衫的一顆紐扣崩了出去。   紐扣在陸南琛的辦公桌上跳了幾下,整個(gè)屋子里回響著(zhù)“啪嗒、啪嗒”的聲音。   我顫抖著(zhù)伸出手,捂住了胸前早已敞開(kāi)的一片。   接下來(lái)的面試,我和陸南琛直接面到了床上。   在他把我脫光之前我問(wèn)他,是不是忽然覺(jué)得能驗驗我,所以才不去繼續驗石頭。   他用力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那批石頭是從哪挖出來(lái)的我心知肚明,我看上的,是你信口胡謅的的這張嘴?!?  說(shuō)完,他欺身壓了上來(lái)。   他可真是個(gè)畜生,猛得不像話(huà),等他結束,我渾身的骨頭仿佛都被他拆了,身上隱隱作痛,皮膚表面還泛著(zhù)紅。   他的臉上卻看不出一絲疲憊,他隨手從抽屜里拿了個(gè)玉牌扔給我,“我看你對翡翠倒是很了解,可為什么身上一塊玉也沒(méi)有?”   因為我討厭翡翠,這個(gè)東西能勾起人的賭癮,讓人瘋狂。   明明只是一塊石頭,卻能產(chǎn)生巨大的利益,逼得所有人都在這利益面前現了原形。   江致遠如果沒(méi)有靠著(zhù)翡翠發(fā)財,或許他現在也只是一個(gè)普普通通的人,和我媽過(guò)著(zhù)普普通通的日子。   但是對著(zhù)陸南琛我不能這么說(shuō),我仔細端詳著(zhù)他扔給我的玉牌,是一個(gè)葉子形狀,圈子里叫做【金枝玉葉】,專(zhuān)門(mén)給女人戴的。   與其說(shuō)是玉牌,倒更像是吊墜。   我小心翼翼戴到脖子上,軟聲軟語(yǔ)道:“水頭這么好,卻只拿繩子穿著(zhù),有點(diǎn)掉價(jià),不得再配個(gè)金鏈子嗎?”   面對我的得寸進(jìn)尺,陸南琛并沒(méi)有生氣,反而笑了出來(lái),“好,帶你去看金鏈子?!?  下一秒,他的手繞過(guò)我的脖子,細細摩挲著(zhù)吊墜,眼神的焦點(diǎn)凝結在不知名的遠處,像是回想起了什么,聲音低沉地說(shuō)道:“這是緬甸老坑玉,沾過(guò)人血,能辟邪?!?  緬甸那邊的翡翠開(kāi)采,我聽(tīng)我媽說(shuō)過(guò),采礦工人幾乎都是本地人,總有不長(cháng)眼的偷拿原石,被看管的人看見(jiàn),根本不廢話(huà),抬手就是一槍。   我拿起玉牌,不禁打了個(gè)哆嗦。   雖然陸南琛送我禮物,但我不敢斷定他有幾分喜歡我,他這樣的人物,沒(méi)有個(gè)三妻四妾的排場(chǎng)都說(shuō)不過(guò)去。   只要能利用他報復江致遠和蘇靜就好,別的我不在乎。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