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言情>度春秋的詩(shī)句
在線(xiàn)閱讀

度春秋的詩(shī)句

空塵笑言情主角:春香,白沐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空塵笑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度春》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春香白沐的小說(shuō)《度春》講述的是:我叫春香,是這里遠見(jiàn)聞名的女菩薩。 只因我以肉身渡世間罪惡,凡與我行房事之人,輕則改過(guò)自新,重則化骨成灰。 人們敬我,怕我,不惜重金雇我..... 殊不知,我其實(shí)不是人。
更新時(shí)間: 2024-06-27 17:10:01
免費閱讀
  “不是說(shuō)服侍客人嗎?”   “我還沒(méi)說(shuō)話(huà),你怎么能就這么走了!”   自從落娘再次出去接客后,他就再也未碰過(guò)她了。   他嫌她臟!   禁欲良久,忽然有個(gè)如同仙女一般的人兒投懷送抱他絕對不能放棄!   “這……“   我面上有些為難,但心里卻高興的不得了:“這有些不好吧!”   說(shuō)話(huà)間,我們二人已經(jīng)有了肌膚相觸。   “哎呀,”   我假裝不知,驚呼一聲:“官人,你力氣真大,都捏疼奴家了?!?   男人順著(zhù)我的動(dòng)作看過(guò)去,那白皙的手臂果然泛起紅了。   他深吸一口氣,“那我要給你好好賠不是才對?!?   我嬌嗔,手指纏繞著(zhù)他的布料,“官人要是心意不誠,我可不會(huì )原諒官人的?!?   最后一句話(huà),我湊在他耳邊說(shuō)的,他整個(gè)人都燒了起來(lái)似得。   他快速的握住我的手,臉色通紅。   旁邊的人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紅了。   “劉恒,你真是有福氣??!”   “大麻館館長(cháng)的女兒竟然都能看上你!”   “你這是要從了她,那你到時(shí)候還不是想抽多少就抽多少!”   什么?   劉恒聽(tīng)到我的身份時(shí)候,眼睛都亮了!   別人話(huà)語(yǔ)里面的冷嘲熱諷他也可以忽略不計了!   畢竟我可是大麻館館長(cháng)的女兒,搞定了我,說(shuō)不定以后大麻館都是他的了!   “在下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劉恒的欲望根本就不加以掩蓋,猛地抱住了我。   他激動(dòng)的說(shuō)道:“姑娘既然喜歡刺激的,那在下就滿(mǎn)足姑娘!”   話(huà)音落下,他就要扒了我的衣服。   “等下!”   介于上次方明宇的事情,我抬手制止了劉恒。   畢竟我不想再次挨罰了,更何況,這滿(mǎn)屋子都是抽大麻的人。   男人一旦抽了大麻,就不中用了。   要不是劉恒是此次的目標,這樣的貨色放在平日里面我看都不看一眼!   我趴在他的耳邊,嫵媚的說(shuō)道:“官人,要不要找個(gè)沒(méi)人的地方,咱們用大麻玩點(diǎn)刺激的!”   “難道官人想要別人看到奴家的身體嗎?”   “那要的話(huà),奴家豈不是如同青樓的女子一般,那,那……”   我裝作害羞的樣子捂著(zhù)了臉頰,只是能從指間縫隙中看到我那修羞紅的臉頰。   世家的女子帶著(zhù)騷氣,這樣的組合任誰(shuí)都無(wú)法抗拒!   劉恒連說(shuō)了好幾聲好,直接將我拉到了偏房去了。   進(jìn)了門(mén),劉恒猴急的想要脫掉我的衣裳。   我一個(gè)閃身,踩著(zhù)凳子坐在了桌子上,雙腿交疊,酥胸半裸。   我手里拿著(zhù)煙袋,狠狠的抽了一口,盡數吐在劉恒的臉上。   “官人,既然想玩,咱們就玩點(diǎn)刺激的如何?”   “聽(tīng)說(shuō)官人是商人,那行酒令自然玩過(guò)吧?”   “你贏(yíng)了,你抽一口大煙,我脫掉一件衣衫?!?   “你輸了,你跪在地上學(xué)狗叫,我用大煙桿打一下你的屁股,怎么樣?”   這玩法有些刺激了!   但劉恒卻欣然同意了!   “如此,那就咱們就從最簡(jiǎn)單的開(kāi)始吧?!?   我換了一邊腿,半依在桌子上,淡淡的說(shuō)道:“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   “間于風(fēng)雅能臻極!”   我倒是小瞧他了!   這么偏僻的詞,他竟然也能對上來(lái)。   不過(guò),那也無(wú)所謂了,只是個(gè)游戲!   不管他劉恒贏(yíng)多少次,最后也只會(huì )敗在我的石榴裙下面。   我微微一笑,起身,左腳踩著(zhù)劉恒的肩膀,右腳踩著(zhù)凳子一步步的走向來(lái)。   “官人好詞句,小女子甘拜下風(fēng)!”   手指扯開(kāi)衣間的帶著(zhù),雙臂自然垂下,身上蠶絲的衣服,如同瀑布一般絲滑的落下。   玉膚凝滯,讓人不由的屏住呼吸。   劉恒的眼神都直了,他上前一步,嘴里無(wú)意識念叨著(zhù)什么。   我隱約聽(tīng)見(jiàn),好之類(lèi)的字眼。   這膚淺的男人,怎么配……   “真白??!”   我用手指劃過(guò)他的臉龐,“官人在等什么?”   劉恒一點(diǎn)就透。   砰——   劉恒猛地將我推在桌子上,雙手抓住的衣服,下一秒就要撕碎了。   “官人,急什么?”   我抬手阻止了他,慢慢的將其推了起來(lái)。   擰著(zhù)要一步一步的走到床上,故意撅起屁股慢慢的坐在床上,媚眼如絲的說(shuō)道:“剛剛不是說(shuō)好了,要玩點(diǎn)刺激的嗎?”   “怎么才玩了一下就不玩了嗎?”   我撅起嘴一副不開(kāi)心的摸樣。   劉恒生怕我生氣,壓抑住心里的沖動(dòng),連連點(diǎn)頭:“玩,只要姑娘喜歡那就玩!”   “那好,官人你先過(guò)來(lái)~”我招著(zhù)手,劉恒便巴巴的到我的跟前來(lái)。   新的一輪,劉恒輸了。   我拿起煙管狠狠的抽在他的身上。   這是我為落娘打的!   故意用力,劉恒疼的齜牙咧嘴的,但還是笑著(zhù)說(shuō)道:“姑娘力氣還是有小了!”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