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重生之鵬程萬(wàn)里的小說(shuō)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重生之鵬程萬(wàn)里的小說(shuō)

淺水戲蝦都市主角:周鵬,程徐濤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淺水戲蝦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重生之鵬程萬(wàn)里》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周鵬程徐濤的小說(shuō)《重生之鵬程萬(wàn)里》講述的是:大鵬一日同風(fēng)起,扶搖直上九萬(wàn)里! 仕途一直郁郁不得志的周鵬程,重生回到1996年,且看他如何在如履薄冰的官場(chǎng)之上,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官場(chǎng)之路。
更新時(shí)間: 2024-06-29 13:30:01
免費閱讀

和潤集團!

2020年,全國百強企業(yè)排名90位,以食品加工起家,涉及食品、房產(chǎn)、能源、商業(yè)等多個(gè)模塊。

這個(gè)是周鵬程后世的記憶,也是當他聽(tīng)到和潤集團的時(shí)候,為何如此激動(dòng)的一個(gè)原因。

而此時(shí)!

坐在這里的眾人,恐怕也都不知道,這個(gè)看上去溫文爾雅的何新華,將來(lái)會(huì )成為全國的超級富豪。

當然了,何新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后來(lái)會(huì )這么的牛。

“鵬程,你也想做生意??”

何新華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gè)小周是不是太不著(zhù)調了?

很快,這位年紀輕輕的科級干部,就會(huì )成為基層實(shí)權派的干部了。

就算是他真的想要做點(diǎn)生意,也不至于在這個(gè)桌上說(shuō)出來(lái)吧?

“鵬程,你不要胡鬧?!?/p>

于婷也是刻意的提醒了一下周鵬程,她跟何新華的想法一樣,就算是真的有這個(gè)打算,也不能在這樣的場(chǎng)合說(shuō)出來(lái)。

“是啊小周,你還年輕呢。有想法是好事,但是在其位謀其政,有些東西就像魚(yú)和熊掌一樣,不可兼得?!?/p>

周海洋看著(zhù)周鵬程,他也是微微搖頭。

剛才他們還覺(jué)得這個(gè)人比較的沉穩,可現在看著(zhù)他盯著(zhù)小有成就的何新華的時(shí)候,他有些失望。

年紀輕輕的,就想要投機專(zhuān)營(yíng),甚至還想要搞一些其他的歪門(mén)邪道。

這樣的人,注定不可能走遠的。

一旁,陸為民的臉上更是陰云密布,他怎么也沒(méi)有想到這小子會(huì )說(shuō)出這樣的話(huà)出來(lái)!

官商勾結,官場(chǎng)大忌。

自古以來(lái),便是如此!

周鵬程是自己看好的一個(gè)年輕人,可這個(gè)人今天的表現,甚至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這樣的場(chǎng)合,說(shuō)出這樣的話(huà),簡(jiǎn)直不可理喻。

陸為民輕輕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面容愈發(fā)的冰冷。

一抹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周鵬程看著(zhù)幾個(gè)人的表情,他知道這幫人是誤會(huì )了他的意思了。

于是乎,他趕緊道:“師哥、師姐,你……你們誤會(huì )了?!?/p>

“誤會(huì )了?什么誤會(huì )?”陸為民直接站了起來(lái),“你要跟何總這樣的生意人一起合作做生意,你覺(jué)得我們還能不誤會(huì )?”

“哎呀,老班長(cháng),鵬程或許不是這個(gè)意思呢?”于婷趕緊打馬虎眼,畢竟這件事情還牽扯到自己的老公。

何新華默不作聲,他只是盯著(zhù)周鵬程,因為他實(shí)在是不理解周鵬程的意思。

“師哥,我只是想讓何總去秦東鎮看一看,看看能不能有合作的機會(huì )?”周鵬程看著(zhù)陸為民無(wú)奈的說(shuō)道。

“去秦東鎮??”陸為民恍然大悟,這家伙莫不是在招商引資?

說(shuō)句實(shí)話(huà)!

何新華的公司規模并不大,所以他也就沒(méi)有往那方面去想。

再者說(shuō)了,和潤集團的主營(yíng)業(yè)務(wù)目前是倒賣(mài)BP機這樣的電子產(chǎn)品。

這玩意,跟扶貧八竿子也打不著(zhù)啊。

“鵬程,你知道我們公司是干什么的嗎?”何新華笑了笑問(wèn)道,一旁的于婷道:“鵬程,你別看他起個(gè)名字叫什么集團,他就是倒賣(mài)倒賣(mài)BP機,賺點(diǎn)錢(qián)而已……”

“我聽(tīng)說(shuō)過(guò)的?!敝荠i程點(diǎn)點(diǎn)頭,他當然聽(tīng)說(shuō)過(guò)江東省這位富豪的發(fā)家史。

曾經(jīng),有一次,他們東州市還請來(lái)了何新華演講呢。

最開(kāi)始的時(shí)候,何新華的確是以倒賣(mài)BP機起家的,不過(guò)他本身是江東省農業(yè)大學(xué)畢業(yè)的,而且學(xué)的是食品與加工。

所以,在賺得第一桶金以后,他的心思就活絡(luò )了起來(lái)。

算算時(shí)間,他現在應該差不多也是有改行的想法了。

“既然你知道何總是干什么的,那你還讓他去秦東鎮?”陸為民有些皺眉,顯然他覺(jué)得周鵬程有些狡辯。

“師哥,剛才我聽(tīng)何總說(shuō)他是江東農業(yè)大學(xué)畢業(yè)的,我現在有個(gè)想法,就是不太專(zhuān)業(yè)。所以我想看看能不能跟何總商量合作一下……”

周鵬程看著(zhù)陸為民,解釋道。

“我說(shuō)老陸,人家沒(méi)有避開(kāi)你,說(shuō)明人家心中也很坦蕩嘛。說(shuō)起來(lái),我最近還真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何新華淡笑一聲道。

“行,既然老何你這么說(shuō)了,那就讓他說(shuō)說(shuō)吧?!标憺槊顸c(diǎn)點(diǎn)頭。

周鵬程則是主動(dòng)的站起來(lái)道:“何總,BP機這個(gè)行業(yè),一年不如一年。我相信用不了幾年,肯定是徹底的淘汰了……”

“你別瞎說(shuō)!”陸為民聽(tīng)著(zhù)周鵬程的話(huà),呵斥道。

人家何新華就是做這個(gè)的,就算是你覺(jué)得你說(shuō)的是對的,也不能說(shuō)出來(lái)啊。

這樣一說(shuō),不就等于是人家馬上連生意都沒(méi)得做了嗎?

一旁的于婷聽(tīng)著(zhù)周鵬程的話(huà),也是有些不爽,哪里有這樣說(shuō)話(huà)的人?

倒是何新華豎起大拇指道:“其實(shí)這個(gè)猜測,我之前跟幾個(gè)同行說(shuō)過(guò)好幾次了,只不過(guò)那些人目光短淺,覺(jué)得這生意可以做一輩子呢?!?/p>

“????”于婷捂著(zhù)嘴巴,一旁的陸為民跟周海洋都不說(shuō)話(huà)了。

“這一點(diǎn)上,我跟小周的看法一致?!焙涡氯A繼續道:“我現在倒是有些興趣想跟你聊一聊了……”

“這么說(shuō),你之前不是跟我開(kāi)玩笑的???”于婷郁悶的說(shuō)道。

“不太可能吧?現在BP機多火???幾乎人手一個(gè)??!”周海洋覺(jué)得有些不可思議。

“就是啊,隨時(shí)隨地,只要呼一下,咱們就可以回電話(huà)了。還有比這個(gè)更加方便的東西嗎?”陸為民也是贊同周海洋的話(huà)。

“當然有!”何新華肯定的說(shuō)道。

“你不會(huì )說(shuō)那個(gè)港臺電影里面的大哥大吧?那玩意太貴了,誰(shuí)買(mǎi)得起??!”陸為民搖搖頭,覺(jué)得不可思議。

“這個(gè)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就是覺(jué)得BP機長(cháng)久不了,所以我打算換個(gè)行當干一干……”何新華笑了笑,然后道:“鵬程,你有什么想法?”

“你做生意多長(cháng)時(shí)間了?他一個(gè)毛頭小子,能指點(diǎn)你啥???”陸為民覺(jué)得周鵬程有些太不著(zhù)調了。

“集思廣益嘛,反正現在我也沒(méi)有什么頭緒?!焙涡氯A無(wú)所謂的說(shuō)道。

“不知道何總對食品加工這一塊,有沒(méi)有什么想法?”周鵬程看著(zhù)何新華,他緩緩的蹦出了幾個(gè)字!

“你……你怎么知道我想做這個(gè)??”

就在眾人覺(jué)得周鵬程的提議,跟何新華現在做的事情風(fēng)馬牛不相及的時(shí)候。

何新華的一句話(huà),直接讓在場(chǎng)的眾人都傻眼了。

這都行??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