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整活主播全網(wǎng)最茍小說(shuō)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整活主播全網(wǎng)最茍小說(shuō)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日炎扶光都市主角:陸哲,周淑儀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日炎扶光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整活主播全網(wǎng)最茍》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陸哲周淑儀的小說(shuō)《整活主播全網(wǎng)最茍》講述的是:簡(jiǎn)介:【直播+搞笑+整活+老六+系統+神豪】 穿越平行世界,沉寂三個(gè)月的系統終于開(kāi)啟了。 陸哲獲得”情緒值系統“。 從此全網(wǎng)全平臺最不是人......最”狗“的主播誕生了! 剛獲得系統就拿周姐連麥試水~ 陸哲隱約聽(tīng)聞江湖傳言,據說(shuō)周姐只有在不說(shuō)話(huà)時(shí)是最美的? 好嘛~倒想見(jiàn)識見(jiàn)識“啞巴新娘”有多美? 周姐:“要不,你唱首歌送我吧?唱得好聽(tīng),姐重重有賞!” 陸哲:“沒(méi)問(wèn)題,接下來(lái)一曲《丑八怪》,專(zhuān)門(mén)送...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5 00:30:02
免費閱讀

  陸哲一臉懵逼地聽(tīng)著(zhù)腦海中的情緒值進(jìn)賬聲。

  這波血賺不虧,含淚賺了PDD三萬(wàn)多情緒值。

  只怕一會(huì )PDD會(huì )不會(huì )突然爆發(fā)?

  畢竟他可是江湖人稱(chēng)“豬皮惡霸”的存在!

  別說(shuō),陸哲此刻還是有些慌張。

  畢竟,PDD身邊的兩名助理一直在狂笑著(zhù)拱火!

  獅獅在旁邊極力捂著(zhù)嘴巴,憋著(zhù)笑。

  她整個(gè)人的五官憋得通紅而扭曲。

  這時(shí),一道不合時(shí)宜的拍手叫絕的大笑聲忽然從PDD的另一個(gè)助理高添那里傳了出來(lái)。

  只見(jiàn)他早已笑得前俯后仰,仰天大笑。

  豬皮惡霸斜眼凝視了一眼,然后摘下耳機,站起身對直播間說(shuō)道:

  “兄弟們,我去處理一下家事!”

  說(shuō)罷,PDD直接來(lái)到高添正在大笑的臉面前。

  后知后覺(jué)的他顯然還沒(méi)有意識到危險已經(jīng)來(lái)臨。

  PDD也不啰嗦,二話(huà)不說(shuō)直接上手“大刑伺候”!

  “我很好笑?”

  “我讓你笑!”

  “你再笑!你再笑......”

  高添的嚎啕大喊與PDD氣憤猛錘的聲音相互交織在湯臣一品的豪宅中。

  聽(tīng)起來(lái)格外的可憐!

  “干嘛呀......干嘛呀......”

  “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狗賊,不對......嫖老師,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手下留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慘叫聲漸漸消失。

  PDD心滿(mǎn)意得走了回來(lái)。

  明顯看上去心情好了不少~

  直播間看到這一幕,一眾水友直接笑傻了。

  “啊哈哈哈哈哈~高添狗又被打了!”

  “笑死,高添狗不是在挨打就是準備挨打~”

  “痛,太痛了!狗頭.JPG”

  “高添gg了~~”

  “保護高添原~~”

  “笑不會(huì )了,打完還擦了擦手,哈哈哈哈哈!”

  “嫖老師不愧是豬皮惡霸!”

  ......

  不消多時(shí)。

  PDD揍完了高添后。

  踩著(zhù)輕松的步履,悠悠地吐出一口氣,重新坐回電競椅上。

  鏡頭前。

  PDD的表情不再似剛才那幫無(wú)語(yǔ),但也透著(zhù)些許無(wú)奈。

  好在他并沒(méi)有真的生氣或憤怒,畢竟是逗魚(yú)頂部大主播,這點(diǎn)氣度還是有的。

  而且,別的不說(shuō),這首歌還怪好聽(tīng)的!

  朗朗上頭的旋律和歌詞。

  甚至他還覺(jué)得歌詞有點(diǎn)正能量是怎么回事?

  聽(tīng)完他還真的有一種想直奔健身房的沖動(dòng)???

  “不錯不錯,唱得很好,下次不要唱了?!?/p>

  PDD捂臉笑著(zhù)夸贊道。

  “嫖老師,你沒(méi)有生氣吧?”

  陸哲仔細觀(guān)察了一下PDD的面部表情動(dòng)作和肢體語(yǔ)言。

  畢竟他在江湖上可是有著(zhù)豬皮惡霸的騷名,萬(wàn)一真的惹怒了,聯(lián)合平臺對他封殺怎么辦?

  “沒(méi)有沒(méi)有~”P(pán)DD笑著(zhù)對著(zhù)鏡頭擺擺手說(shuō)道。

  剛說(shuō)完,拿起手邊的電子煙叼在嘴里。

  “網(wǎng)上那么多惡搞我的鬼畜視頻,這哪里在意的玩?”

  “而且你這歌......坦白說(shuō)還不錯~”

  說(shuō)完,PDD齜牙咧嘴的大笑了幾下,露出一口漏風(fēng)的牙口,笑容顯得愈發(fā)猙獰和恐怖了。

  直播間的粉絲看了,

  “別裝了,嫖老師......”

  “笑死,豬皮惡霸第一次打碎牙齒完肚子里咽!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這明顯就是生氣了嘛......”

  “嫖老師別憋著(zhù)咯~對身體不好!”

  就在PDD看著(zhù)直播間滿(mǎn)屏嘲笑無(wú)語(yǔ)之時(shí)。

  不太聰明的高添說(shuō)話(huà)了。

  “哈哈哈哈哈哈~嫖老師快看,有條彈幕說(shuō)你胖得像惡魔波剛,這首歌唱得就是你本人!哈哈~”

  這邊高添的話(huà)音剛落,PDD已經(jīng)摘下了他的耳機。

  對著(zhù)直播間的粉絲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下,面無(wú)表情道:

  “孽障又開(kāi)始胡說(shuō)八道了,我去處理一下!”

  說(shuō)罷,果斷地走向了一旁。

  單手鎖死高添的脖子,在他的耳邊道:

  “就你話(huà)多,就你笑得開(kāi)心......”

  高添被揍的一輛懵逼:“啊啊啊......怎么又是我?”

  “又不是我唱的.....冤枉冤枉啊啊啊啊啊......”

  “誰(shuí)讓你話(huà)多!”

  “嫖老師,手下留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留情......留情......”

  高添的再一次被猛錘。

  活動(dòng)活動(dòng)一副筋骨后的PDD喜笑顏開(kāi)再次坐回電競椅上。

  齜著(zhù)一口漏風(fēng)的牙,笑著(zhù)對陸哲道:

  “剛剛活動(dòng)了一下筋骨,兄弟久等了?!?/p>

  此話(huà)一出,PDD就發(fā)了一發(fā)超火。

  他不否認陸哲的才華,但也不否認他雖然看起來(lái)文質(zhì)彬彬、白白凈凈。

  但實(shí)則蔫壞蔫壞的!

  “送發(fā)超火,《兄弟你胖了》這歌唱得還不錯!”

  “我介紹馬老師來(lái)也來(lái)聽(tīng)~”

  PDD發(fā)送彈幕道。

  “沒(méi)問(wèn)題,嫖老師!”

  “謝謝嫖老師的超火,嫖老師真大氣!”

  陸哲用手比了一個(gè)大拇指,笑著(zhù)道。

  此時(shí)遠在無(wú)湖的大司馬鼻子一癢,突然打了一個(gè)很大的噴嚏。

  “阿嚏~~”

  “怎么莫名其妙地背后發(fā)冷呢?”

  “奇怪了~”

  隨后,倆人又閑聊了一會(huì ),掛了麥。

  “下一個(gè)連誰(shuí)呢?”

  陸哲自言自語(yǔ)道。

  畢竟系統給他的目標是24小時(shí)內破防兩個(gè)主播。

  剛破完一個(gè)PDD......

  這還差一個(gè)。

  與其坐以待斃等待連麥的對象,不如主動(dòng)出擊......

  看看有沒(méi)有合適的女主播妹紙?

  陸哲正想著(zhù),手上不停便打開(kāi)了逗魚(yú)當下所有正在直播房間的列表。

  尋找適合的女主播連麥。

  “咦?周淑儀也在直播?”

  陸哲的鼠標在她的頭像前停頓了一下,輕輕咦了一聲。

  “她剛剛不是還出現在我的直播間?”

  “要不然......”

  下一秒便點(diǎn)擊了連麥申請。

  直播間的水友看到后,驚訝道。

  “我去......主播你還敢去惹周姐???”

  “臥槽,陸哥的膽子確實(shí)肥.....”

  “不虧是我陸哥,論膽子這一塊,沒(méi)人比主播更肥!”

  “不得不說(shuō),周姐不說(shuō)話(huà)是真的美,吊打一眾會(huì )說(shuō)話(huà)的!”

  “啞巴新娘......啞巴新娘~這眾人皆知的名聲也不是白來(lái)的?!?/p>

  “666.....主播牛逼!”

  與此同時(shí)。

  好不容易整理好破防的心情后。

  美美地畫(huà)完妝的周淑儀剛開(kāi)直播,正在玩一款游戲。

  就在游戲最關(guān)鍵最緊要的通關(guān)時(shí)。

  被發(fā)來(lái)的連麥卡了一下。

  下一秒,直接當場(chǎng)gg了。

  周淑儀目瞪口呆看著(zhù)掛掉的游戲頁(yè)面,瞬間破防。

  “誰(shuí)???誰(shuí)沒(méi)長(cháng)眼睛?”

  ‘通關(guān)最關(guān)鍵的時(shí)候給我發(fā)來(lái)連麥???”

  氣得周姐當場(chǎng)發(fā)飆大罵。

  一看連麥申請人是陸哲時(shí)......

  她瞬間愣住五六秒鐘,隨后火冒三丈高大聲嚷嚷道。,

  “好哇~陸哲!”

  “來(lái)得正是時(shí)候!”

  “老娘剛好有火沒(méi)處發(fā)!”

  剛想點(diǎn)同意連麥時(shí),她忽然就停住了。

  “等等!他干嘛又找我連麥?”

  白皙的指尖停在鼠標上,一動(dòng)不動(dòng)。

  “詭計多端的臭男人,他想干嘛?”

  周淑儀頓時(shí)有些慌,雖然她并不討厭他。

  但像他這么狗的主播也確實(shí)沒(méi)有。

  但她又確實(shí)有些好奇......

  萬(wàn)一他是連麥來(lái)道歉的呢?

  那自己這樣不接不就是拒絕了他?

  周淑儀猶豫了一下,想起了上午公會(huì )管理的提醒。

  “要接我也不能接的這么快~”

  “不然他肯定以為我在專(zhuān)門(mén)等著(zhù)他的連麥......”

  “那我多沒(méi)面子~”

  周淑儀遲疑的功夫,直播間的水友已經(jīng)不耐煩催促著(zhù)。

  “接啊,老女人怎么不接!你怕了陸哥嗎?”

  “不會(huì )吧~老女人還有怕的人?”

  “不敢接了?懟天懟地的周姐居然不敢接我陸哥的連麥?嘖嘖嘖......”

  “別連,千萬(wàn)別連麥,肯定沒(méi)好事?!?/p>

  “丑八怪~~這個(gè)男人太狡詐了......你肯定玩不過(guò)他的!狗頭.jpg”

  周淑儀好巧不巧,一下就看到了上面那句話(huà)。

  “丑八怪?張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哪里丑了?”

  “而且......什么叫我玩不過(guò)他??”

  本就氣不打一處來(lái)的周淑儀看到彈幕這話(huà),十分不服氣。

  “連就連,誰(shuí)怕誰(shuí)!”

  她咬了咬牙,仿佛下定決心一般。

  就在她鼠標準備點(diǎn)擊同意連麥的那一剎那。

  “對方已取消了連麥!”

  周淑怡:“???”

  直播間:“???”

  ......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