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重啟九十年代免費閱讀筆趣閣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重啟九十年代免費閱讀筆趣閣

帥炸天的小徐都市主角:王曉東,王梅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帥炸天的小徐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重啟九十年代》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王曉東王梅的小說(shuō)《重啟九十年代》講述的是:五十出頭的小市民王曉東陡逢人生大變,在痛苦和屈辱中窩囊的死去,再睜眼時(shí),竟回到了1990年的春節。 一個(gè)原本只想賺錢(qián)復仇的中年大叔,卻靠著(zhù)前世的信息積累,在這個(gè)滾滾而來(lái)的大時(shí)代里,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創(chuàng )造了一個(gè)龐大的資本帝國! 他的名字有如流星劃過(guò)天際,經(jīng)過(guò)開(kāi)始的絢爛之后歸于平靜。 他隕落了么? 不! 我們總能在一些名人訪(fǎng)談中找尋他的蛛絲馬跡,比如比爾蓋茨在面對鏡頭時(shí)說(shuō)的那句意味難明的話(huà)...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5 03:00:01
免費閱讀

  第二天一早,王曉東醒來(lái)后沒(méi)有動(dòng)。

  他先是轉動(dòng)眼睛打量了一下周?chē)沫h(huán)境,確認還在九零年的家里后,才起身穿衣服下地。

  他想留在1990,不想一覺(jué)醒來(lái)回到那個(gè)糟心的2021。

  哪怕這是一場(chǎng)夢(mèng),王曉東也不愿醒來(lái)。

  寒冬臘月的,放了一宿的衣服冰涼冰涼的,和皮膚剛一接觸,就讓王曉東狠狠地打了個(gè)寒顫。

  還有半個(gè)月就要過(guò)年了,王曉東迫切地想要做點(diǎn)什么,讓這個(gè)貧窮的家家庭富裕起來(lái)。

  一整天的時(shí)間,王曉東都坐在書(shū)桌前寫(xiě)寫(xiě)畫(huà)畫(huà)。

  他在回憶著(zhù)自己擁有的資源,同時(shí)把自己腦袋中還記得的未來(lái)的事全都寫(xiě)下來(lái)。

  今年讀四年級的王曉彤站在自己大哥身邊,一邊吸鼻涕,一邊一字一句地念道:“中。。。爺,邊。。。錢(qián)。。?!?/p>

  很多字小姑娘都不認識,就抱著(zhù)自己大哥的胳膊問(wèn)道:“大哥,你寫(xiě)的都是啥???”

  王曉東笑道:“曉彤聽(tīng)過(guò)一句話(huà)沒(méi)有,書(shū)中自有黃金屋,大哥現在寫(xiě)的,是錢(qián),可以買(mǎi)好多麥麗素的錢(qián)!”

  一聽(tīng)麥麗素,小姑娘眼前一亮,又從王曉東這里摳走五毛錢(qián)后,才歡喜地跑開(kāi)了。

  下午,王曉東到村委會(huì )給自己的室友韓旭打了一通電話(huà)。

  這年月電話(huà)還沒(méi)普及,韓旭家里也沒(méi)有電話(huà),留給王曉東的是他們村里的電話(huà)。

  王曉東打過(guò)去說(shuō)要找韓旭,然后約定五分鐘后再打來(lái),就掛斷了電話(huà)。

  另一邊,琿南某個(gè)位于中蘇邊境的村子,廣播大喇叭突然響起:韓旭有人找,請速到村委會(huì )聽(tīng)電話(huà)。

  再說(shuō)一遍,韓旭有人找,請速到村委會(huì )聽(tīng)電話(huà)。

  五分鐘后,王曉東再次撥通電話(huà),那邊接起來(lái)說(shuō)道:“你好,我是韓旭?!?/p>

  “韓旭,我是王曉東?!?/p>

  “東子?”韓旭有些詫異,大學(xué)三年半,這是王曉東第一次給自己打電話(huà)。

  “嗯,電話(huà)費挺貴的,咱們長(cháng)話(huà)短說(shuō)。你家是在琿南那邊是吧,挨著(zhù)蘇聯(lián),有山?!?/p>

  “是啊,你問(wèn)這個(gè)干啥?”

  “你家里有沒(méi)有進(jìn)山采野參的親戚?”

  “你說(shuō)棒槌伙子,有啊,我二舅就做這個(gè)的,怎么了?”

  “太好了!”王曉東用力一捶桌子,說(shuō)道:“你給我個(gè)地址,我明天就出發(fā)去找你,你帶我見(jiàn)見(jiàn)咱二舅,我想跟他進(jìn)山采參?!?/p>

  掛斷電話(huà)后,韓旭還有些懵逼,總覺(jué)得有些不對,但又說(shuō)不出來(lái)什么地方不對。

  直到他到二舅家告訴對方自己有同學(xué)想過(guò)來(lái)玩,跟他進(jìn)山采參時(shí),才猛地想起來(lái)哪里不對。

  平時(shí)不善言辭,跟個(gè)悶葫蘆一樣的王曉東,今天怎么話(huà)這么多?

  嘟嘟嘟跟機關(guān)槍似的!

  這邊,王曉東跟村支書(shū)說(shuō)了半天感謝的話(huà),才離開(kāi)村委會(huì )。

  作為村里唯一的大學(xué)生,這點(diǎn)特權還是有的。

  老支書(shū)拿過(guò)裝煙葉的鋁盒,上面已經(jīng)銹跡斑斑。

  捏起一把煙絲,整齊地碼在一指長(cháng)兩指寬的煙紙上,然后三根粗糙的手指輕輕一捻,在末尾處舔一舔,再一捻,一根旱煙就卷好了。

  最后揪掉煙屁股,擦著(zhù)一根火柴點(diǎn)煙,美美地吸了一口后才說(shuō)道:“東子這孩子,以前多說(shuō)一句話(huà)都臉紅,現在咋話(huà)這么多了?”

  萬(wàn)事俱備,只欠東風(fēng)。

  一千塊錢(qián)毫不意外地上繳了,被東媽藏了起來(lái)。

  但王曉東知道,就藏在屋角露個(gè)口子的棚頂上。

  現在,該想個(gè)理由讓東媽放自己走了!

  。。。

  王曉東告訴爸媽?zhuān)蠋熥屪约夯貙W(xué)校一趟,說(shuō)是有一個(gè)科研項目用得著(zhù)自己,如果順利的話(huà),能有幾百塊錢(qián)的收入。

  東媽頓時(shí)小雞啄米似地點(diǎn)頭,說(shuō)道:“我兒子有文化就是不一樣,做個(gè)啥項目就能賺好幾百,不像我和你爹,一年到頭在土地里刨食,也賺不了幾個(gè)錢(qián)?!?/p>

  當天晚上,東媽和東爸商量著(zhù)給王曉東老師帶點(diǎn)啥回去。

  人家有好事想著(zhù)自家孩子,當大人的不能太不懂事。

  最后一咬牙,把昨天給甘家的東西,原封不動(dòng)地帶過(guò)去,等兒子拿著(zhù)幾百塊錢(qián)回來(lái),能買(mǎi)幾十只雞,上百斤豬肉!

  第二天一早,讓老三老四把爸媽都支出去后,王曉東靈活地仿佛個(gè)猴子一般,踩著(zhù)立柜就摸上了棚頂。

  伸手在里面摸了幾下,果然摸到一沓包好的錢(qián)。

  打開(kāi)一看,除了甘家給的十張百元大鈔,還有零零散散的一百多塊錢(qián)。

  王曉東心里酸酸的,諾大個(gè)家,不算嫁出去的大姐五口人,竟然只有一百多塊錢(qián)的存款。

  這讓王曉東賺錢(qián)的心思更迫切了。

  他取出甘家的一千塊錢(qián),想想又拿了點(diǎn)零錢(qián),然后把錢(qián)再塞回原處,從立柜上跳了下來(lái)。

  擦掉立柜上的腳印,東爸也回來(lái)了。

  東爸不好賭,被王老三拉著(zhù)去看人推牌九,看了一會(huì )兒覺(jué)得沒(méi)意思,自己就回來(lái)了。

  王老三自覺(jué)完成任務(wù),也就沒(méi)留。

  “爸,我走了?!蓖鯐詵|穿上軍大衣,拎起書(shū)包說(shuō)道。

  “你媽讓你帶的東西拿上?!睎|爸說(shuō)道。

  王曉東搖搖頭,大步跑出了院子,聲音才從遠處傳來(lái):“留著(zhù)你們過(guò)年吃,我老師啥都不缺?!?/p>

  等王老蔫追出去的時(shí)候,哪還能見(jiàn)二兒子的影子?

  臭小子仗著(zhù)腿長(cháng),跑得比猴子還快!

  王老蔫急得直跺腳,這孩子他媽回來(lái)了,見(jiàn)東西沒(méi)拿走,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么!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