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刑警日志無(wú)防盜筆趣閣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刑警日志無(wú)防盜筆趣閣

剎車(chē)很及時(shí)都市主角:陸川,秦勇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剎車(chē)很及時(shí)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刑警日志》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陸川秦勇的小說(shuō)《刑警日志》講述的是:讓證據說(shuō)話(huà),讓現場(chǎng)發(fā)聲。 這是一個(gè)穿越黨,在宿舍死黨前女友婚禮上,逮捕對方老BABY的故事。 這是一個(gè)開(kāi)掛黨,在從警生涯中,利用系統技能裝逼的故事。 本書(shū)又名《參加死黨前女友婚禮,現場(chǎng)逮捕新郎官》,又名《案發(fā)現場(chǎng)》《犯罪現場(chǎng)》…… 多年后,陸川回顧巔峰的一生,貌似只有一句話(huà)能夠形容: 那年,我雙手插兜,不知道什么叫對手!...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5 12:30:01
免費閱讀

  楊森遞給劉國棟一根煙,接過(guò)話(huà)頭:“劉哥說(shuō)的沒(méi)錯,死者應該是死于他殺,這下晚上有的忙咯?!?/p>

  白文海雙臂撐開(kāi),伸了個(gè)懶腰,接過(guò)楊森遞過(guò)來(lái)的香煙:“小陸,你剛參加工作,經(jīng)驗積累不足,像這種殺人現場(chǎng),我們現勘發(fā)現的東西越少,問(wèn)題就越大?!?/p>

  白文海指了指車(chē)廂里的證物收集箱:“你看我們忙活半天,在死者死亡的客廳里竟然只采集到十幾枚指紋,鞋印也只有一種,我估計應該是死者兒子的?!?/p>

  “早上他報案之前曾經(jīng)進(jìn)過(guò)客廳,自然會(huì )留下的鞋印,如果死者是自殺,最起碼我們還會(huì )采集到死者的鞋印?!?/p>

  白文海吸了一口煙:“可是現場(chǎng)很干凈,我們并沒(méi)有發(fā)現死者的鞋印,這說(shuō)明應該是有人故意擦除了痕跡?!?/p>

  楊森嘆了口氣:“對方很仔細,痕跡擦拭的很徹底……”

  陸川安靜的聽(tīng)著(zhù)三位前輩聊天,這是他學(xué)習積累經(jīng)驗的最佳時(shí)機。

  在學(xué)校里,陸川學(xué)習的是技術(shù),比如如何采集指紋,收集血液,但是這些東西代表什么,不是學(xué)校能夠教授的。

  這需要陸川自己去積累,就比如白文海和楊森,他們在做現勘的時(shí)候,手法其實(shí)并不專(zhuān)業(yè),畢竟都是半路出家。

  可是他們能夠發(fā)現技術(shù)之外的東西,甚至不用等尸檢報告,就基本能夠確定死者并非自殺。

  回到支隊,食堂并沒(méi)有那邊隨時(shí)都有熱飯,這也是命案機制的一部分吧,平時(shí)的時(shí)候定點(diǎn)開(kāi)飯,命案發(fā)生的時(shí)候,后勤保障人員其實(shí)不比前線(xiàn)的人清閑。

  用秦勇隊長(cháng)的話(huà)說(shuō),前線(xiàn)的人在拼命,回隊里總不能沒(méi)口熱乎飯吃。

  下午三點(diǎn)十五分。

  陸川四人開(kāi)始對現場(chǎng)采集的證物進(jìn)行分類(lèi)和鑒定,尤其是指紋比對、DNA檢材分析,是重點(diǎn)工作。

  劉國棟先一步去開(kāi)案情分析會(huì ),陸川三人沒(méi)參會(huì )的資格,只能在實(shí)驗室干活。

  別看現勘辦公室的人只有四個(gè)人,但是整個(gè)刑偵支隊,最富有的科室就是現場(chǎng)勘察了。

  沒(méi)別的,儀器貴。

  一臺DNA檢測儀器就能把其他所有科室干趴下。

  這東西也是現勘辦公室的命根子,是去年才采購回來(lái)的,以前刑偵支隊要做DNA鑒定還要去技術(shù)鑒定科,排隊不說(shuō),有時(shí)候還得看人臉色。

  楊森負責操作儀器,白文海整理證物,陸川負責對應梳理照片和寫(xiě)現勘報告。

  現勘報告是卷宗里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書(shū)寫(xiě)卷宗和破案不一樣。

  破案可以進(jìn)行邏輯推理,可以猜測,可以懷疑。

  卷宗就是事實(shí)陳述,用照片、編號、文字詳細記錄現場(chǎng)的一切。

  劉國棟回來(lái)的時(shí)候已經(jīng)是六點(diǎn)半,距離死者死亡已經(jīng)過(guò)去了十三個(gè)小時(shí)。

  “劉哥,會(huì )開(kāi)的怎么樣?”

  劉國棟神色有些深沉:“我把現勘的情況做了詳細匯報,從現場(chǎng)痕跡分析,可以確定是他殺?!?/p>

  “但是尸檢還沒(méi)有完成,具體情況沒(méi)有太多進(jìn)展?!?/p>

  呼……

  案件性質(zhì)確定,每個(gè)人心頭都很沉重。

  “好了,我們做好自己的事,盡快完成現勘分析報告?!?/p>

  破案不是憑借一腔激情,法醫、現勘、偵查員每一個(gè)部分做好自己的事情,通力合作才能推進(jìn)案件偵辦。

  一號會(huì )議室,秦勇臉色陰沉的看著(zhù)白板上的關(guān)系圖。

  張文家所在的小區是老舊小區,周?chē)O施陳舊,僅有的幾個(gè)監控攝像頭也都是壞的。

  此外小區沒(méi)有圍墻,是個(gè)開(kāi)放式小區,這給走訪(fǎng)調查帶來(lái)了很大困難。

  有關(guān)張文的人際關(guān)系已經(jīng)基本上摸排清楚了,已經(jīng)離異的妻子不在本市,二婚妻子和對方帶來(lái)的孩子在案發(fā)前一天回了隔壁市娘家。

  報案人是張文和前妻的兒子,本來(lái)是早上接張文去醫院做體檢,叫門(mén)后沒(méi)有應答,用腳墊下的備用鑰匙打開(kāi)房門(mén),才發(fā)現張文已經(jīng)死了。

  這一點(diǎn)有鄰居可以作證。

  除此之外,張文的社會(huì )背景簡(jiǎn)單,并沒(méi)有什么仇人。

  今天凌晨,周?chē)I(lǐng)居也沒(méi)有聽(tīng)到有什么異常聲音。

  再加上兇手沒(méi)有在案發(fā)現場(chǎng)留下任何痕跡,案子的偵破進(jìn)入了死胡同。

  秦勇現在只能寄希望于尸檢結果,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有價(jià)值的發(fā)現。

  現勘辦公室。

  劉國棟從食堂帶回了肉餡包子:“來(lái),休息一下,今天晚上食堂包包子,驢肉餡的,趁熱吃?!?/p>

  陸川三人放下手里的工作,湊到辦公桌前:“師父,案子有什么進(jìn)展了嗎?”

  劉國棟遞給陸川三個(gè)肉包子,很理解陸川好奇的心情,他當年碰到第一件殺人案的時(shí)候比陸川的好奇心還重。

  “尸檢報告已經(jīng)出來(lái)了,死因就是心臟被利器洞穿,但是傷口有重復捅刺的痕跡,和咱們現勘的結論一致,他殺偽造自殺現場(chǎng)?!?/p>

  所謂的反復捅刺,就是刀子捅進(jìn)去后拔了出來(lái),之后又捅了進(jìn)去。

  倒不是說(shuō)自殺就不能反復捅刺,一般來(lái)說(shuō)人如果堅定自殺意志,在自我傷害的短時(shí)內有可能感覺(jué)不到疼痛,所以為了快速死亡,反復捅刺是有可能出現的。

  但是心臟中刀和其他部位不一樣,這種要害中刀,死者會(huì )在一瞬間失去力氣,憑借自己反復捅刺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陸川點(diǎn)點(diǎn)頭沒(méi)有繼續追問(wèn),現勘有現勘的工作范圍,到這個(gè)階段,其實(shí)他們的工作已經(jīng)進(jìn)入尾聲了。

  從楊森和老白的對話(huà)中就能聽(tīng)出來(lái),兩人晚上沒(méi)打算加班,楊森的孩子明年高考,他肯定是要回家看孩子的。

  老白已經(jīng)五十歲,忙活了一天,體力支撐不住,一直在打瞌睡。

  陸川不可能,也沒(méi)有資格要求兩位前輩加班。

  但是他還有系統的進(jìn)階任務(wù)。

  雖然任務(wù)沒(méi)有完成也不會(huì )有什么懲罰,但是獎勵肯定就沒(méi)有了。

  三下五除二消滅三個(gè)驢肉餡包子,陸川又去研究現勘資料去了。

  劉國棟看了一眼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當年他剛入警的時(shí)候,也有這么一股子沖勁。

  年輕人都這樣,就像不到一定年齡是不會(huì )理解前列腺造反是怎么回事一樣。

  誰(shuí)還沒(méi)有過(guò)七次郎的壯舉呢。

  得益于初級現勘拍照技能,陸川整理的現場(chǎng)照片分門(mén)別類(lèi),井井有條,打開(kāi)電腦,陸川從現場(chǎng)概貌開(kāi)始,不放過(guò)任何一個(gè)細節。

  系統給出的進(jìn)階任務(wù)是:通過(guò)現場(chǎng)勘察,發(fā)現破案線(xiàn)索,協(xié)助專(zhuān)案組偵破案件。

  這就說(shuō)明,現場(chǎng)一定有關(guān)于偵破案件的線(xiàn)索,只是陸川還沒(méi)有發(fā)現。

  點(diǎn)動(dòng)鼠標,陸川放大每一張照片,仔細觀(guān)看著(zhù)一處處細節。

  從全景照片開(kāi)始,到尸體特寫(xiě),血跡細節,甚至茶幾上的每一樣物品,墻角的垃圾桶,陸川一個(gè)都沒(méi)有放過(guò)。

  但是上千張照片每一個(gè)都放大觀(guān)看,并不是一個(gè)輕松的活計。

  劉國棟等人自然發(fā)現了陸川的行為,不過(guò)都沒(méi)有打斷他。

  他們年齡大了,本身又都不是科班出身,上升空間有限,能教給陸川的也就是這些年摸索出來(lái)的經(jīng)驗。

  當然,也不是他們說(shuō)上進(jìn)心不行,就比如當年趙太后為什么就看上嫪毐一樣,技術(shù)好是一方面,關(guān)鍵是體力要跟得上。

  劉國棟三人顯然是心有余力不足了。

  已經(jīng)看過(guò)四百多張照片的陸川,扭動(dòng)僵硬的頸椎,抓起電腦旁的煙盒,卻沒(méi)有摸索出香煙。

  反應過(guò)來(lái)的陸川看了看墻上的時(shí)鐘,已經(jīng)是凌晨?jì)牲c(diǎn)多了。

  怪不得一盒煙都被消滅干凈了,陸川已經(jīng)看了七個(gè)多小時(shí)。

  老白和楊森早就回家了,劉國棟倒是沒(méi)走,躺在辦公室沙發(fā)上正打著(zhù)呼嚕。

  陸川走過(guò)去給劉國棟蓋上毛毯,抓起辦公桌上的香煙,點(diǎn)上。

  深深吸了一口,濃烈的煙草味讓陸川精神稍微振奮。

  食指輕彈,抖落一點(diǎn)煙灰。

  嗯?

  看著(zhù)煙灰缸內快要堆滿(mǎn)的煙蒂,陸川腦海中猛的閃過(guò)一道霹靂。

  煙蒂?

  捻滅香煙,陸川奔向電腦旁,電動(dòng)鼠標快速的翻動(dòng)現場(chǎng)照片。

  少頃,一張照片出現在屏幕上。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