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美女的極品贅婿小說(shuō)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美女的極品贅婿小說(shuō)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浪子閑話(huà)都市主角:秦昊,葉輕羽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浪子閑話(huà)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美女的極品贅婿》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秦昊葉輕羽的小說(shuō)《美女的極品贅婿》講述的是:十年隱忍,一朝覺(jué)醒。岳父岳母下跪:秦昊,求求你,別離開(kāi)我女兒。小姨子梨花帶雨拉著(zhù)秦昊的手:姐夫,我錯了......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5 20:30:01
免費閱讀

第3章 盛世容顏

“這窩囊廢居然敢罵我!”

葉輕揚瞪著(zhù)那道背影,差點(diǎn)沒(méi)破口大罵。

“好了,鬧夠了沒(méi)!”

老太君冷哼一聲,葉輕揚脖子一縮,悻悻閉上了嘴。

看出老太君心情不佳,葉家眾人紛紛散去。

“奶奶,秦昊的賬還沒(méi)算呢,一個(gè)上門(mén)女婿,居然敢打我,反了他了!”

葉雨蝶還不解氣,嘟著(zhù)嘴繼續發(fā)牢騷。

“閉嘴!”

老太君眉頭微擰,呵斥道:“人家為什么打你,心里沒(méi)數嗎?”

“要不是我腆著(zhù)這張老臉幫你圓謊,看你的臉往哪放!”

葉雨蝶臉一紅,吐了吐舌頭道:“就知道奶奶最疼我?!?/p>

“不像話(huà),都是快要結婚的人了,做事還這么沒(méi)輕沒(méi)重的?!?/p>

“她好歹是你的堂姐,潑臟水也就罷了,還踩她臉,著(zhù)實(shí)太過(guò)分了?!?/p>

“要是事情傳到胡家,人家還要質(zhì)疑咱們葉家沒(méi)有家教呢,以后注意點(diǎn)!”

“哦,我知道了?!?/p>

葉雨蝶癟著(zhù)嘴,委屈兮兮地答道。

可老太君一走,她臉上立馬浮現得意的神色。

從很小的時(shí)候,葉輕羽便美名遠揚,聰慧過(guò)人,是葉家的掌上明珠,而她只是個(gè)丑小鴨,跟在后面默默無(wú)聞。

甚至她曾經(jīng)以為,這輩子都只能活在這位堂姐的陰影下。

可造化弄人,天之驕女一夜之間淪為丑八怪,而她這個(gè)丑小鴨反而蛻變成了天鵝,即將嫁入豪門(mén)。

以后的日子里,一個(gè)是錦衣玉食的少奶奶,一個(gè)是淪落街頭的丑女,一個(gè)天一個(gè)地。

想到這里,葉雨蝶的心情就像喝了蜂蜜水似的。

......

兩小時(shí)后。

湖心島別墅。

葉輕羽幽幽醒來(lái),看著(zhù)眼前皇宮一般的景象,震撼地捂住小嘴。

“這......這是天堂嗎?”

“不,這是咱們的家?!?/p>

這時(shí),秦昊笑著(zhù)走進(jìn)臥室,手上拿著(zhù)一個(gè)小瓶。

“昊!”

看見(jiàn)來(lái)人,葉輕羽突然一愣,淚水洶涌而出。

她想起了剛才被親人拋棄的痛苦,但更加感動(dòng)于秦昊的陪伴。

抱著(zhù)秦昊哭了半個(gè)小時(shí),這才漸漸平靜下來(lái)。

“你說(shuō)這是咱們的家,什么意思?”

葉輕羽靠著(zhù)秦昊的胸膛,想起剛才秦昊的話(huà),心中迷惑不已。

“你還記得湖心島別墅區嗎?我在這買(mǎi)了套房子,從今以后這里就是咱們的新家了?!?/p>

這套別墅價(jià)值七千萬(wàn),是他這些年在黑市上兼職當殺手賺來(lái)的傭金。

整個(gè)葉家沒(méi)有人知道,這樣一個(gè)窩囊的上門(mén)女婿,同時(shí)還是地下世界令人聞風(fēng)喪膽的殺手。

“湖心島別墅?怎么可能!”

葉輕羽拉開(kāi)窗戶(hù)一望,看到外面的湖濱風(fēng)景,頓時(shí)吃驚不已,驚叫道:“這里隨便一套別墅都比葉家祖宅貴了十倍,你怎么可能買(mǎi)得起!”

不過(guò)她隨即低下頭,神情黯淡道:“你也不用逗我開(kāi)心了,我這種丑八怪根本就不配住在這里,等會(huì )咱們就走,租房挺貴的吧?!?/p>

秦昊心中一疼,手掌輕輕撫上她的臉龐,動(dòng)情地道:“輕羽,不準說(shuō)傻話(huà),沒(méi)有任何人比你更配得上當這里的女主人?!?/p>

“這是我爸留下來(lái)的遺產(chǎn),完全屬于我們,你放心住下去吧?!?/p>

他的真實(shí)身份太過(guò)嚇人,還沒(méi)有做好準備向葉輕羽坦白。

“真的嗎?”葉輕羽半信半疑。

“當然是真的,你還記得爺爺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的話(huà)嗎?”

葉輕羽一怔,隨即恍然大悟。

當年爺爺說(shuō)他是潛龍,能給她和葉家帶來(lái)造化。

原來(lái),是說(shuō)這筆遺產(chǎn)啊。

她這才松了口氣,露出苦盡甘來(lái)的笑容。

“昊,咱們終于有家了......”

秦昊重重點(diǎn)頭,隨即想起什么,舉起手中的小瓶子道:

“輕羽,我還有一個(gè)好消息要告訴你?!?/p>

“這些年,我一直在打聽(tīng),希望能找到治好你病的辦法,前幾天終于有消息了?!?/p>

“這藥膏,是一位老神醫的獨門(mén)秘方,只要連續涂抹七天,身上所有的膿瘡和疤痕就會(huì )全部消除,這樣你就能恢復本來(lái)的面貌了?!?/p>

“???”

葉輕羽吃驚地瞪大眼睛,隨即喪氣地搖了搖頭。

“不可能,當初爸媽帶我尋遍天下名醫,都說(shuō)沒(méi)有這種藥,你怎么可能弄到呢?!?/p>

“你又是哄我開(kāi)心的吧?!?/p>

秦昊苦笑,認真地道:“相信我,我會(huì )把你治好的?!?/p>

沒(méi)有人知道,他心里有多么愧疚!

葉輕羽從昔日的傾城仙子,淪落為丑八怪,其實(shí)都是他的緣故。

作為曾經(jīng)大夏唯一皇級世家龍武皇的獨子,他血脈中充斥著(zhù)皇族氣運,也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天子之氣。

葉輕羽體質(zhì)特殊可以完美壓制這種氣運,但同樣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jià)。

曾經(jīng)他怕身份暴露,只能小心翼翼的活著(zhù)。

而如今,時(shí)機已到,他再無(wú)半點(diǎn)顧慮,親手調制了秘藥,要為葉輕羽重鑄容顏。

見(jiàn)到秦昊激動(dòng)認真的模樣,葉輕羽遲疑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

反正自己已經(jīng)丑得不能再丑了,總不能辜負秦昊的好心。

時(shí)光如梭,七天轉瞬即逝。

在湖心島別墅,兩人度過(guò)了這輩子最快樂(lè )的時(shí)光。

沒(méi)有親人的羞辱,沒(méi)有旁人異樣的目光,只有兩人最誠摯的愛(ài)意,彼此相對。

“好了,七天到了,是時(shí)候迎接新生活了?!?/p>

秦昊突然把她抱到浴室,大理石浴缸里已經(jīng)放滿(mǎn)了熱水。

“藥力差不多發(fā)揮了,把藥膏洗掉,做好心理準備哦?!鼻仃簧衩匦Φ?。

然而葉輕羽卻是誤解了他的意思,難得有些脆弱地道:“我已經(jīng)做好心理準備了,難道還能比以前更丑嗎?”

說(shuō)罷,緊張地跳進(jìn)浴缸。

可是等她洗完澡,站在鏡子面前,卻是陡然瞪大了眼睛。

“這......這真的是我嗎?”

五官精巧玲瓏,美得沒(méi)有一絲煙火氣。

肌膚雪白細膩,晶瑩剔透,渾如天成。

遺世而獨立,羽化而登仙。

整個(gè)人如同上天的杰作!

看著(zhù)鏡子里的自己,葉輕羽甚至有些發(fā)暈。

眉眼中依稀能看出她少女時(shí)期的痕跡,可這份無(wú)暇的美感,飄然若仙的氣質(zhì),比當初那個(gè)江陽(yáng)第一美女,更要出色幾分!

葉輕羽當場(chǎng)淚崩,扭頭撲到秦昊的懷中。

“昊,我真的病好了,謝謝你,我愛(ài)你!”

秦昊摸了摸她的秀發(fā),開(kāi)心地道:“你是我秦昊的妻子,我說(shuō)過(guò)要讓你成為這個(gè)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p>

兩人醉情的親吻在一起,完全有感而發(fā)。

整整四年了,她終于卸下了那份恥辱,變回了真正的自己。

兩人親昵了許久,忽然葉輕羽神情有些扭捏地說(shuō)道:“昊,我現在病好了,想回家看看,給家族做些貢獻?!?/p>

“我知道這個(gè)要求很過(guò)分,但他們畢竟是我的家人......”

她此前一直很自卑,因為她的容貌給父母、給家族帶來(lái)了很多不好的影響,特別是弟弟的話(huà),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現在容貌恢復,她本能地想補償家人。

她本就是個(gè)純粹而善良的女人。

“好?!鼻仃粵](méi)怎么猶豫便答應了。

雖然看不慣葉家人的嘴臉,但他畢竟拖累葉輕羽太多,發(fā)自?xún)刃牡叵胍獛退龔浹a遺憾。

同時(shí)他也想看看,當葉家人見(jiàn)到煥然一新的葉輕羽,會(huì )是怎樣精彩的反應!

不一會(huì )兒,兩人回到了葉家別墅。

葉輕羽深吸口氣,按響了門(mén)鈴。

“這位美女......請問(wèn)你找誰(shuí)?”

開(kāi)門(mén)的是母親楚紅玉,當她看見(jiàn)葉輕羽的那一刻,竟然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生出一番自慚形穢之感。

太美了,美得驚心動(dòng)魄,甚至讓她嫉妒不起來(lái),只剩一股由衷的崇拜。

然而這天仙般的美女張口的第一句話(huà),便讓她目瞪口呆。

“媽?zhuān)俏野?!?/p>

“???你叫我什么?小、小姐你認錯人了吧?”

楚紅玉竟是感到一陣惶恐,她何德何能,會(huì )有如此絕美的女兒?

“媽?zhuān)覜](méi)認錯,我是輕羽,你的親女兒!”

她握住楚紅玉的手,激動(dòng)道:“我的病治好了,臉上沒(méi)疤了,身上沒(méi)瘡了,我再也不是丑八怪了!”

說(shuō)著(zhù),眼淚肆意流淌。

“什么?你是輕羽?”

楚紅玉驚呆了,顫抖的雙手捧住葉輕羽的臉蛋,細細看了半天,才驚叫一聲:

“你真的是輕羽!你變美了!”

“老天有眼??!”

母女哭成一團,瞬間成了淚人。

然而,門(mén)口的動(dòng)靜,激起了別墅內眾人的不滿(mǎn)。

“誰(shuí)啊,老太君今天壽誕不知道嗎?哭什么哭,多不吉利!”

楚紅玉這才反應過(guò)來(lái),匆匆擦了擦兩人的眼淚,拉著(zhù)葉輕羽就往里走,臉上是即將揚眉吐氣的自信。

“今天正巧大家都在,就讓他們看看,我的女兒依舊是江陽(yáng)第一美女!”

“他們,沒(méi)資格嘲諷!”

風(fēng)風(fēng)火火,兩人很快到了客廳,高朋滿(mǎn)座。

除了葉家人,還有葉家的生意伙伴,全都在高聲向葉老太君祝賀七十大壽,喜氣洋洋。

“媽?zhuān)憧催@是誰(shuí)來(lái)了?”

老太君眉頭一擰,沒(méi)好氣道:“你能帶什么人,無(wú)非是些阿貓阿狗,一點(diǎn)不知道規矩!”

楚紅玉尷尬一笑,但立馬又得意洋洋地反駁:“媽?zhuān)@回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絕對讓您老驚喜!”

“來(lái),給奶奶拜壽?!?/p>

伸手扯了扯,將葉輕羽拉到眾人面前。

這一瞬間,原本嘈雜的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lái),落針可聞。

無(wú)論男女,所有人都淪陷在那道美艷絕倫的身影中,無(wú)法自拔。

美!

太美了!

什么影視明星,什么國際名模,在她面前,全都被秒殺成渣!

“這位小姐,敢問(wèn)尊姓大名?來(lái)我葉家有何貴干?”

葉老太君一臉受寵若驚,這樣高貴典雅的氣質(zhì),一看就是名門(mén)望族出身,甫一出場(chǎng),立馬就讓葉家蓬蓽生輝。

同時(shí)暗自斥責楚紅玉,讓如此高貴的人叫她奶奶,豈不是折壽?簡(jiǎn)直胡鬧!

這時(shí),葉輕羽只是靦腆一笑:“奶奶,我是輕羽呀,我來(lái)給您祝壽了?!?/p>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