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妖孽小神醫陳二狗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妖孽小神醫陳二狗

白色企鵝都市主角:蘇塵,張琴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白色企鵝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妖孽小神醫》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蘇塵張琴的小說(shuō)《妖孽小神醫》講述的是:蘇塵帶著(zhù)一身本領(lǐng)回到村里,置辦養殖場(chǎng),挖水庫養魚(yú),帶領(lǐng)全村鄉親們發(fā)家致富……...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5 23:30:01
免費閱讀

  感受到張琴那滑溜溜帶著(zhù)香甜的溫柔,蘇塵大腦一片空白,手竟然鬼使神差的動(dòng)了起來(lái)。

  張琴忘情的同時(shí),不由松口氣,給蘇塵做了服務(wù)就好,屆時(shí)他肯定會(huì )為自己保守秘密。

  嗙啷!

  就在這時(shí),房間門(mén)被一腳踢開(kāi),發(fā)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張琴被嚇了一跳,趕緊把頭埋到蘇塵的胸襟里。

  “小子!這女人老子早就預定了,你想要玩過(guò)幾天先,今晚她是我的!”

  “虎爺,咱們店還有別的新人,一點(diǎn)都不比這個(gè)張琴差,您……”

  “滾一邊去,虎爺需要你教做事?”

  中年女人被喝斥,一動(dòng)都不敢動(dòng),虎爺的名聲在元靈縣很大,沒(méi)有幾個(gè)人敢得罪。

  “小塵,不要動(dòng),嫂子會(huì )搞定,不然咱們都得遭殃?!?/p>

  蘇塵笑了笑,他拿起疊在床頭的浴巾,把穿著(zhù)暴露的張琴蓋起來(lái)。

  “嫂子,今天沒(méi)有人可以欺負我們!”

  張琴像是著(zhù)魔一樣,竟然沒(méi)有反駁蘇塵,任由他給自己蓋上浴巾,看著(zhù)他起身面對虎爺。

  “喲呵!還踏馬挺有脾氣!”

  虎爺被蘇塵驚到了。

  不過(guò)他的目光,更多匯聚在張琴的身上,這個(gè)女人太水靈了。

  側躺在那,就跟一條吸人精的蛇一樣,美眸顫動(dòng),能讓人把心窩子掏出來(lái)。

  要是能擁有如此佳人,哪怕就幾個(gè)小時(shí),少活十年都愿意??!

  “我給你一個(gè)機會(huì ),滾出去,不然后果自負?!?/p>

  蘇塵如是說(shuō)道,他給虎爺一個(gè)機會(huì ),是因為這家伙到來(lái),打斷自己和張琴的好事。

  不然照著(zhù)剛才的激烈發(fā)展下去,他絕對會(huì )放進(jìn)去,那可就是天大罪過(guò)。

  “艸!在元靈縣還沒(méi)有人敢在老子面前裝逼!你算個(gè)什么東西!”

  虎爺怒不可遏,他雖然只有一米七,肚子圓滾滾的,面相猙獰,看起來(lái)并不是好惹的主!

  只見(jiàn)虎爺跨步,橫沖一拳直擊蘇塵的面門(mén)。

  蘇塵輕描淡寫(xiě)的伸出手,快速在虎爺的手臂關(guān)節處一點(diǎn)。

  嗷嗷!

  嘭!

  嗷叫兩聲,虎爺腰部又被蘇塵踢了一腳,兩百斤的塊頭直接沖撞到墻壁上,仿佛整棟樓都搖晃了一下。

  “嘔!”

  虎爺喉嚨一甜,吐出一口血來(lái)。

  “呵呵,外強中干,命不久矣,回去準備棺材吧?!?/p>

  說(shuō)完,蘇塵來(lái)到床邊,伸手拉住張琴。

  “你們不準走!”

  中年婦女害怕闖大禍,趕緊拉住蘇塵和張琴。

  “嗯?”

  蘇塵一個(gè)眼神看過(guò)去,她嚇得連連后退,就連虎爺都不敢聲張,一個(gè)小小的老鴇還敢阻擋?

  “虎爺!我攔不住他啊……”

  “攔你媽??!要讓老子被他打死你才樂(lè )意?”

  虎爺生氣歸生氣,但他很清楚蘇塵的實(shí)力,那小子真能打死自己,現在放他走,事后召集人報復就是了,只要在元靈縣城,就不怕那小子跑了!

  “虎爺別生氣,我只是擔心您……”

  “艸,把那個(gè)女技師的身份信息拿來(lái),老子一定要辦爛她!”

  樓下,張琴在店里換了工作裝,穿上自己原先的衣裳,跟蘇塵推著(zhù)一輛二八大扛自行車(chē)離開(kāi)。

  “小塵,你把虎爺打了,還是先別回村,連夜上靈云市躲躲吧?!?/p>

  想到虎爺在縣城的威名,張琴就忍不住害怕。

  “嫂子,不用擔心,我這幾年在外面學(xué)了武術(shù),那胖子要是敢來(lái),我再收拾他一頓?!?/p>

  “好吧……”

  張琴心虛了,她其實(shí)不太想蘇塵回村,怕自己的事情暴露出去。

  “嫂子,跟我說(shuō)說(shuō)這幾年都發(fā)生了什么事,兆先哥呢?”

  “小塵,你先保證,不把我在洗浴店上班的事情說(shuō)出去,我就告訴你?!?/p>

  “好,打死我都不會(huì )說(shuō)?!?/p>

  蘇塵立誓道。

  見(jiàn)他誠意滿(mǎn)滿(mǎn)的樣子,張琴即刻說(shuō)明。

  原來(lái)蘇兆先半年前上山采藥摔下山谷,一條腿被截肢,去醫院把積蓄花光,還要再拿出十幾萬(wàn)才能保住腿,結果只能放棄。

  出院后,又跟人借了幾萬(wàn)塊,這才把命保住,現在夫妻兩負債累累,就連房子都被親大哥以抵債為由占了。

  “也就是說(shuō),現在你跟兆先哥住我家里?”

  “嗯,我們也是沒(méi)辦法,蘇兆先殘疾不能勞動(dòng),加上欠債,我不得已才出去找工作,結果……”

  想到剛才跟蘇塵瘋狂的樣子,張琴就忍不住低下頭,幸好現在是夜里,不然臉上的緋紅之色絕對被他發(fā)現。

  “沒(méi)事的嫂子,一切都會(huì )好起來(lái),你跟兆先哥住我家里好啊,當初你們幫我那么多,現在該輪到我報恩了?!?/p>

  “好啥???我估計很快就要走了?!?/p>

  “???”

  這個(gè)消息突如其來(lái),蘇塵感覺(jué)心底空曠了一霎,張琴就跟個(gè)妖精一樣,哪怕不能碰,天天在眼前晃悠,心情也會(huì )大好。

  “算了,先回去吧,你回來(lái)蘇兆先應該很高興?!?/p>

  張琴不想解釋?zhuān)婕暗教K兆先的隱私,讓他自己跟蘇塵交代吧。

  “嗯,先回去,不過(guò)這個(gè)單車(chē)后座好像爛了,我們……”

  蘇塵摸了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

  “你會(huì )騎車(chē)吧?”

  “會(huì )?!?/p>

  “妥了?!?/p>

  張琴讓蘇塵先上去扶住握把,自己鉆過(guò)他的胳膊下,單腿懸空,屁股架在橫杠上。

  就這么一剎間,張琴自帶的芳香撲鼻而來(lái),蘇塵不由自主站了起來(lái)。

  張琴的身軀突然繃直,嚇人啊,剛才她還以為蘇塵放了個(gè)豆奶瓶子在兜里呢,此時(shí)再感受,情緒不由的復雜起來(lái)。

  “嫂子,這樣好嗎?”

  “在平地上沒(méi)事,一會(huì )進(jìn)山的時(shí)候,路不好走,只能用推的?!?/p>

  張琴羞澀的說(shuō)道:“就是,你先把瓶子挪開(kāi)點(diǎn)?!?/p>

  “噗嗤!”

  蘇塵不由噗出聲來(lái),旋即伸手擺弄了一下。

  “好小子,以前聽(tīng)蘇兆先說(shuō)過(guò),沒(méi)想到真是?!?/p>

  “昂昂,兆先哥這都跟你聊?”

  “這有什么?村里也有不少人討論你,說(shuō)你天生富貴,哪個(gè)女人嫁給你,會(huì )好命一輩子呢?!?/p>

  咕嚕!

  說(shuō)著(zhù),張琴忍不住強咽幾抹口水。

  這天氣真是太熱了。

  “嫂子坐穩了,咱們出發(fā)回村?!?/p>

  “喔?!?/p>

  蘇塵有意回避這個(gè)話(huà)題,太尷尬了,這可是自己鄰居大哥的老婆啊,可不能多聊這些話(huà)題。

  騎了半個(gè)小時(shí)的縣道路段,便到了進(jìn)入山海村的山路口,因為還是泥土路,顛簸得很,張琴坐在單車(chē)橫杠上,回到家屁股肯定得疼幾天,所以?xún)扇艘黄鹜栖?chē)走回去。

  半個(gè)小時(shí)后,在山道上往下看,能望見(jiàn)一個(gè)小山村。

  “五年了,山海村,我終于回來(lái)了……”

  “小塵!真的是你!”

  石頭屋里,蘇兆先不可置信的看著(zhù)蘇塵,他沒(méi)想到失蹤五年的鄰居小弟回來(lái)了!還長(cháng)得那么俊,那么高大!

  看著(zhù)熟悉的鄰居大哥,蘇塵微微一笑:“是啊兆先哥,我回來(lái)了?!?/p>

  “小琴,去給我跟兄弟燒兩個(gè)菜,我要跟他喝一宿!”

  張琴沒(méi)說(shuō)話(huà),出門(mén)往廚房走去。

  “小塵,你回來(lái)真是太好了!”

  “兆先哥,沒(méi)事的,一切都會(huì )好起來(lái)!”

  “先不說(shuō)那些,你得幫哥一個(gè)忙,不然我可能會(huì )死?!?/p>

  “???那么嚴重?要我怎么做?”

  蘇塵嚇了一跳,不由的認真起來(lái)。

  “讓你嫂子懷孕……”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