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妹妹死了后我進(jìn)化成戰神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妹妹死了后我進(jìn)化成戰神

巧樂(lè )的茲都市主角:溫寧,祁州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巧樂(lè )的茲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妹妹死后,我和兇手結婚了》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溫寧祁州的小說(shuō)《妹妹死后,我和兇手結婚了》講述的是:帶球跑后的第五年,我帶著(zhù)女兒重新回到海城。   只因我是個(gè)不會(huì )說(shuō)話(huà)的啞巴,祁州逼我做了他五年見(jiàn)不得光的女朋友,任他予取予求,換來(lái)的卻是他為了小青梅免罪,替我妹妹的死做了偽證。   再次見(jiàn)到祁州,他果真如我所料,天真的以為那是他的孩子。   他抱著(zhù)女兒拉著(zhù)我的手:“溫寧,你別走了好不好?我們一家三口好好過(guò)日子,你要什么我都給你……”   好啊。   我咬唇輕笑,那就先把我妹妹的命還給我吧。
更新時(shí)間: 2024-06-09 03:30:01
免費閱讀
  詹聽(tīng)雪的速度很快,親子鑒定還有兩天出結果的時(shí)候,她就已經(jīng)查到了我和小滿(mǎn)的行蹤,趁著(zhù)祁州開(kāi)會(huì )手機關(guān)機的時(shí)候,她帶著(zhù)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沖進(jìn)了家里。   詹聽(tīng)雪眼中的怒火已經(jīng)快要溢出來(lái),她將我摁在地上,一個(gè)接一個(gè)的耳光扇在我臉上,尖叫著(zhù):“賤人!賤人!當初你走了就不應該回來(lái)!為什么還要帶著(zhù)野種回來(lái)破壞我和祁州的婚姻!”   健全欺負殘缺,權勢踐踏普通,他們這種人,無(wú)非就是仗著(zhù)自己有所依靠所以為所欲為,本質(zhì)上不都是色厲內荏的草包嗎?   我死死的盯著(zhù)詹聽(tīng)雪,哪怕被打的雙頰紅腫,嘴角滲出血來(lái),我仍是死死的盯著(zhù),盯著(zhù)詹聽(tīng)雪那雙從盛怒變成困惑的雙眼。   “壞阿姨,你不要打我媽媽?zhuān) 崩镂莸男M(mǎn)聽(tīng)到了動(dòng)靜,跑出來(lái)一頭撞開(kāi)了詹聽(tīng)雪。   詹聽(tīng)雪眼睛轉了轉,沒(méi)辦法用武力讓我臣服,干脆換了目標,她一把拽過(guò)小滿(mǎn),雙手死死的箍住她細弱的脖頸:“小雜種你還敢撞我!你知不知道你媽才是個(gè)小三!”   “啊——啊——”我張著(zhù)嘴,發(fā)出嘶啞難聽(tīng)的叫喊聲。   她帶來(lái)的那群壯漢死死的鉗住我,我跪在地上,打著(zhù)手語(yǔ)求她別動(dòng)我女兒,我能聽(tīng)到自己心底磅礴的怒吼,可無(wú)人問(wèn)津。   詹聽(tīng)雪的躁狂癥好像犯了,她一邊欣賞著(zhù)我的求饒,一邊獰笑著(zhù)加大了雙手的力度,小滿(mǎn)被她掐的小臉脹紅,翻著(zhù)白眼幾乎快要背過(guò)氣去。   一個(gè)身影快步走上去,將小滿(mǎn)從窒息的邊緣奪下來(lái):“小雪,你過(guò)分了??!這要是鬧出人命怎么辦?!”   詹聽(tīng)雪神情恍惚,隔了很久才回過(guò)神來(lái),在看清眼前人后,不滿(mǎn)的撅起嘴:“二叔!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這是祁州在外面的野種,萬(wàn)一祁州知道了,不要我了怎么辦!”   詹佑小心翼翼的查看了小滿(mǎn)的傷勢后,一臉無(wú)奈又無(wú)語(yǔ):“現在一切都還沒(méi)有水落石出,你怎么知道這就是祁州的孩子呢?說(shuō)不定,溫小姐拿了別人的孩子來(lái)貍貓換太子也不是沒(méi)可能,小雪,醫生說(shuō)了,你最好不要接觸任何讓你情緒激動(dòng)的事情,這不利于你的病,聽(tīng)話(huà),行不行?”   詹聽(tīng)雪仍是一臉不忿,詹佑無(wú)奈,將詹聽(tīng)雪拉出房間去耐心勸說(shuō)。   他是詹家老二,詹聽(tīng)雪的爸爸詹浩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知道,很多時(shí)候詹聽(tīng)雪要求太過(guò)無(wú)理不敢告訴爸爸,就讓詹佑這個(gè)二叔替她沖鋒陷陣。   在查看小滿(mǎn)的傷勢無(wú)恙后,我死死摟著(zhù)女兒,脫力的倒在地上,長(cháng)舒一口氣,萬(wàn)幸詹佑是個(gè)善良的人,否則今日我和小滿(mǎn)都會(huì )被詹聽(tīng)雪活活折磨而死。   不知過(guò)了多久,他們叔侄倆回來(lái)了,詹佑蹲在我面前,微瞇著(zhù)眼:“溫小姐,請吧?!?   “你們要帶我們去哪里?”我打手語(yǔ)的手都在顫抖,滿(mǎn)眼的警惕。   詹佑面無(wú)表情的回應我:“祁州是我們詹家的姑爺,既然你帶著(zhù)他的孩子回來(lái),我們自然應該好好招待你,親子鑒定報告的結果還得等兩天,到時(shí)候,我們不希望找不到你?!?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