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穿越>絕世小神醫張冬
在線(xiàn)閱讀

絕世小神醫張冬

玉手書(shū)生穿越主角:陸子風(fēng),李曉倩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玉手書(shū)生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絕世小神醫》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陸子風(fēng)李曉倩的小說(shuō)《絕世小神醫》講述的是:從小生長(cháng)在桃樹(shù)坪的陸子風(fēng),卻對整個(gè)村子的人都帶有恨意。 長(cháng)大后他成了這個(gè)村子唯一的醫生,還繼承了師父留下的很多寶貝。 無(wú)意間就成為這個(gè)貧窮小山村最大的救世主。 他覺(jué)得,年少時(shí)悲慘的遭遇,不能就這么算了……
更新時(shí)間: 2024-06-30 14:20:02
免費閱讀

青云觀(guān)一帶山高林密,空氣濕潤,故盛產(chǎn)蘭花。清虛以前在山上挖藥時(shí),動(dòng)輒挖幾苗品相好的蘭草回來(lái)培育。幾十年下來(lái),一代代淘汰選優(yōu)、一代代變異改良,竟培育出幾百盆國蘭名品。

他當時(shí)不解,問(wèn)師傅種那么多蘭花做甚?師傅玩笑似的告訴他:“我死之后,你要是日子過(guò)不下去了就賣(mài)上幾盆,夠你生活一陣子的?!?/p>

當時(shí)還不大信,今日一見(jiàn),才知道師傅說(shuō)得果然不假。

不知不覺(jué),已是晚上十二點(diǎn)了。

他站起來(lái)伸了個(gè)懶腰打了個(gè)哈氣,心道:看樣子吳姐今晚有可能不回來(lái)了,索性睡覺(jué)算了。

上了床,睡得并不踏實(shí)。

一夜沒(méi)有睡好,天亮時(shí)分他才迷迷糊糊睡去,睜開(kāi)眼睛時(shí)已是上午十點(diǎn)了。

吳姐回來(lái)了嗎?他急忙從床上跳起,開(kāi)門(mén)出了臥室往樓上跑去。

到了吳媚門(mén)前,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mén),里面沒(méi)有絲毫動(dòng)靜,推開(kāi)門(mén)一看,吳媚的臥室里空空如也,床鋪收拾得干干凈凈整整齊齊,想必早就出去了。

下了樓,見(jiàn)茶幾上放了一張紙條和一摞錢(qián),旁邊還放了一串鑰匙。他拿起紙條一看,果然是吳姐留給自己的留言條。

上面寫(xiě)道:今天和祁總簽合同,估計中午回不來(lái)了,給你留了一千元錢(qián),你想吃啥就出去自己買(mǎi),鑰匙在桌上。

還好,從紙條上看不出任何異常,看來(lái)昨晚之事吳姐并沒(méi)有發(fā)覺(jué),他不禁松了一口氣。

雪白的襯衫,筆挺的西裝,锃亮的皮鞋,頭發(fā)烏黑明亮。帶著(zhù)某種卑微反彈出來(lái)的強烈虛榮,陸子風(fēng)走在大街上,似乎覺(jué)得自己已經(jīng)融入到城市的滾滾紅塵中了。很明顯,異樣的眼光幾乎沒(méi)有了,人們的目光只在他的臉上略一停頓便匆匆滑過(guò),不再是那種動(dòng)物園里看猩猩的神態(tài)。

于是他很高興、很自在。

“你是青云山來(lái)的吧?”走進(jìn)小飯鋪,老板娘一句話(huà)便將他剛剛壘起來(lái)的一點(diǎn)自信轟塌。

“你……你怎么知道?”他仿佛看見(jiàn)了鬼。

“從你走路的姿勢上看出來(lái)的?!崩习迥镆彩且豢谇嘌蛲燎?,她笑瞇瞇看著(zhù)他說(shuō)道,“我也是青羊人?!?/p>

見(jiàn)他不明白,老板娘爽朗的笑了起來(lái),指著(zhù)他的腳說(shuō)道:“你走路腳抬得太高,平平的街道,你反而走得深一腳淺一腳的,一看就是常年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走出來(lái)的?!?/p>

陸子風(fēng)臉一紅,卷著(zhù)舌頭訕笑道:“娘娘說(shuō)得在理兒!”

“娘娘?呵呵……”老板娘又笑了,“城里人叫阿姨?!?/p>

陸子風(fēng)的自信已經(jīng)稀里嘩啦一塌糊涂了,他紅著(zhù)臉局促的說(shuō)道:“娘娘,來(lái)一碗甜米湯,六根油條?!?/p>

老板娘不笑了,送過(guò)來(lái)一碗稀飯和六根油條,低聲對他說(shuō)道:“娘娘告訴你,這里人把甜米湯叫稀飯或者米粥。稀飯就是稀飯,并沒(méi)有咸甜之分,只有咱們青羊山區人才把‘淡’說(shuō)成‘甜’?!?/p>

陸子風(fēng)的臉頓時(shí)變成了豬肝色,他不敢再開(kāi)口,只剩下點(diǎn)頭的份了。他甚至覺(jué)得飯鋪里所有的人都在看著(zhù)自己,無(wú)論是進(jìn)城的民工還是衣冠楚楚的城里人。

老板娘指著(zhù)他身上的衣服大聲說(shuō)道:“看樣子你在城里混得不錯!”

“還好!”他頭也不抬,心虛而膽戰心驚地喝著(zhù)稀飯。

再次走到大街上,一切似乎又都恢復了原樣。再看人們紛紛投來(lái)的眼光,自己仿佛是一只蝙蝠,既不是山里的野獸也不像城里的鳥(niǎo)兒,不過(guò)是一個(gè)偷了城里人馬甲來(lái)穿的民工。他惴惴不安地進(jìn)了一家中藥鋪,買(mǎi)了十幾條陳年艾條,然后逃也似的匆匆離去。

吳姐中午并沒(méi)有回來(lái),陸子風(fēng)只好蒙頭大睡。

他的臥室門(mén)并沒(méi)有關(guān)嚴實(shí)。睡得迷迷糊糊時(shí),突然聽(tīng)到了很響的開(kāi)門(mén)聲。吳姐回來(lái)了,他醒了過(guò)來(lái)。

他的耳朵一向很靈,透過(guò)門(mén)縫,他聽(tīng)到了吳姐站在客廳門(mén)口壓低嗓門(mén)說(shuō)話(huà)的聲音:“張總,今天不行……”

看樣子,門(mén)口另外還有別人。

一個(gè)男人沙啞著(zhù)嗓子說(shuō)道:“怎……怎么不行?看……看在我送……送你回來(lái)的份上,我……我在你屋里坐……坐會(huì )兒……總可以吧?!?/p>

“張總,謝謝你送我回來(lái),你看這樣好不好?今天你喝多了,你還是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我也累得不行了,有事咱們改日再說(shuō)吧?!眳墙愕恼Z(yǔ)氣里明顯有一種低聲下氣的成分。

那人硬著(zhù)舌頭不依不饒道:“正……正因為喝……喝多了,我才想在你這……這里睡會(huì )兒覺(jué)?!?/p>

“我的頭很疼,今天真的不行?!眳墙闾撊醯牡挚怪?zhù),看樣子,她真的不敢得罪那人。

那人笑了起來(lái):“你……你頭疼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我不影響你?!?/p>

接著(zhù),也不知那人對她做了什么,就聽(tīng)吳姐驚叫一聲,然后小聲說(shuō)道:“張總,這樣不好,你還是回去睡吧,我要關(guān)門(mén)了?!?/p>

此時(shí),陸子風(fēng)已經(jīng)聽(tīng)出來(lái)了,那人在動(dòng)手動(dòng)腳糾纏吳姐,企圖很明顯。不過(guò)他弄不明白為什么吳姐還對他如此客氣?這種事情要放在青羊山區,早就被罵得狗血淋頭抱頭鼠竄了。

他決定出去看看。

那是一個(gè)滿(mǎn)身酒氣的老男人,面皮松弛,眼袋很大。吳姐和他隔著(zhù)一臉寬的門(mén)縫說(shuō)話(huà),吳姐手扶門(mén)把用手和膝蓋頂著(zhù)門(mén),那人手攔著(zhù)門(mén)邊想推門(mén)進(jìn)來(lái),兩人正在暗暗較勁僵持。

看見(jiàn)陸子風(fēng),那人臉色頓時(shí)變了,舌頭也利索起來(lái),他哼哼冷笑道:“怪不得呢!原來(lái)是有了男人了?”

這話(huà)很難聽(tīng),陸子風(fēng)的臉刷一下就白了,心中的怒氣一股一股往上躥起,恨不能沖上去照著(zhù)那張驕狂不可一世的老臉狠狠踹上一腳。

吳姐一回頭,發(fā)現了站在身后的陸子風(fēng)。她臉上的表情頓時(shí)窒了一下,急忙給他使眼色讓他回臥室去。陸子風(fēng)怒視著(zhù)那人一動(dòng)不動(dòng),她又急忙賠著(zhù)笑臉對老男人說(shuō)道:“張總,你想哪里去了?這是我表弟?!?/p>

趁著(zhù)吳媚手上松勁之際,那人撞開(kāi)門(mén)擠了進(jìn)來(lái)。

“你哄鬼?鬼才信?”他也不看吳媚,而是帶著(zhù)一種居高臨下旁若無(wú)人的神態(tài),上下打量了陸子風(fēng)一番。一雙眼睛緊盯著(zhù)陸子風(fēng),嘴里不干不凈肆無(wú)忌憚道:“嘿嘿……常言道,表姐表弟、床上粘似蜜。是不是這樣小伙子?”

老男人這話(huà)無(wú)異于提著(zhù)陸子風(fēng)的耳朵扇耳光、掰開(kāi)他的嘴巴吐痰。陸子風(fēng)心里如同被捅了一刀。簡(jiǎn)直太糟蹋人了!憤怒終于忍無(wú)可忍,于是他想也沒(méi)想便并指在老男人胸前的‘任脈’上奮力戳了一下。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