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我縱橫卡拉德筆趣閣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我縱橫卡拉德筆趣閣

鬼紋資訊主角:羅毅,娜塔莎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鬼紋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穿越騎砍》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羅毅娜塔莎的小說(shuō)《穿越騎砍》講述的是:羅毅,一位很知名的導游,經(jīng)常往返新馬泰和國內的航班,在業(yè)內被稱(chēng)作金牌導游的他。卻在他事業(yè)蒸蒸日上的時(shí)候,命運給他開(kāi)了個(gè)大大的玩笑,航班出現了意外,突然失聯(lián)。經(jīng)過(guò)好幾個(gè)月的尋找,依然無(wú)果。外界大部分的猜測都是飛機一定是失事了,但是卻找不到飛機的任何殘骸,包括黑匣子的信號都無(wú)法接收到,全世界經(jīng)過(guò)近一年的搜尋無(wú)果,這件重大的飛行事故,失蹤300多人,大部分是華族人,也就這么的不了了之了。然而事實(shí)到底是怎...
更新時(shí)間: 2024-06-30 14:30:02
免費閱讀

  羅毅沒(méi)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一個(gè)村鎮,竟然這里還發(fā)生了戰事。

  按說(shuō)遇到戰事,普通人應該避開(kāi),可是羅毅并不知道除開(kāi)這個(gè)村鎮,那里還有人類(lèi)聚集的地方。

  大晚上的又去哪里找。也怪羅毅運氣實(shí)在是太差了,眼前豐盛的晚餐,柔軟的大床,熱氣騰騰的澡桶。全都像水泡泡樣的在羅毅眼前破裂。

  羅毅不甘心,俯下身子就朝著(zhù)村鎮潛行了過(guò)去,羅毅倒要看看是什么人什么勢力在村鎮里搗亂。

  當羅毅靠近村鎮最邊緣地帶,一間土石草木混雜的建筑物時(shí),村鎮里的戰事似乎已經(jīng)停止了。

  羅毅看著(zhù)這些混雜的建筑再熟悉不過(guò)了,這些看著(zhù)十分原始一間間占地面積頗大,長(cháng)方形的土石房屋基座,橢圓形的草木房頂,遠遠看去就像一個(gè)個(gè)古老的墳包包,這就是羅多克王國大多平民,所居住搭建的十分有當地特色的房屋建筑。

  羅毅來(lái)自神秘島,神秘島上的外來(lái)族群大多都是使用這樣的建筑。所以羅毅并不陌生。

  這種房屋建筑方式十分簡(jiǎn)單易學(xué),而且非常容易修復,使用的建筑材料也是就地取材,唯一的缺點(diǎn)恐怕就是經(jīng)常需要修理,談不上什么堅固度。

  雨下大點(diǎn)可能就會(huì )漏水,風(fēng)刮大點(diǎn)可能屋頂都要掀飛。不過(guò)這里的地理環(huán)境注定很少會(huì )發(fā)生那種惡劣天氣。和風(fēng)細雨才是這里最基本的氣候現象。

  羅毅躲在房屋的墻角,靜靜的傾聽(tīng)村鎮中發(fā)生的一切,試圖尋找到任何聲音的來(lái)源。

  不久一陣嘈雜從村鎮中間傳了過(guò)來(lái),隨著(zhù)羅毅的不斷靠近,眼前的一切也逐漸清晰起來(lái)。

  為了看的更清楚,索性羅毅爬上了這個(gè)村鎮建的最高的一座房屋。

  趴在高處這么一俯視,村鎮中心的一切盡在眼底。

  此時(shí)村鎮中心一個(gè)較大的空地上,正圍著(zhù)一群大約二三十個(gè)手持火把,面相兇惡的人。

  這些人的穿著(zhù)顯得很雜亂,從布衣到皮外套、從破爛草鞋到陳舊綁腿、從舊氈皮小帽到頂著(zhù)個(gè)大光頭,這些人一眼看去,要不是他們身上背負的那些長(cháng)短不一的武器,在火光的照耀下發(fā)著(zhù)生冷的寒光,用羅毅以前的眼界看去,這就是一幫沿街乞討的要飯的。

  然而到了這個(gè)世界,這一群人的的確確就是羅多克王國正宗的山賊。

  此時(shí)這一群兇惡的山賊正圍著(zhù)一群看著(zhù)像似當地的村民。

  這一群村民人數比山賊還多出一倍,但是看著(zhù)卻顯得十分狼狽。

  村民們大多被綁縛著(zhù)跪在地上,男女老少跪了一地。

  一些看上去較為年輕強壯的村民,身上大多都帶著(zhù)傷。

  顯然這些年輕強壯的村民剛剛和那些山賊進(jìn)行過(guò)戰斗,只是最后打敗了。

  這時(shí)一個(gè)手拿凸緣杖,頭戴無(wú)邊盔,一身褶皺服,滿(mǎn)臉兇惡,看上去像個(gè)小頭目的高壯大漢。

  走到被俘的村民中,拖出來(lái)一位穿著(zhù)紅色短袖衫的老頭,這老頭看上去很不一般,衣服收拾的十分干凈利索,灰白的頭發(fā)向后梳的一絲不茍,臉上雖然爬滿(mǎn)了皺紋,但看上去卻帶著(zhù)些許的威嚴。

  羅毅一看就知道這是個(gè)當官的,果不其然山賊頭目,把凸緣杖架在他脖子上,指著(zhù)跪了一地的村民,陰陽(yáng)怪氣的說(shuō)道“村長(cháng)大人是吧,是你叫這些懦夫進(jìn)行反抗的吧,難道你不知道,得罪了我們老大的后果有多嚴重嗎”

  村長(cháng)威嚴的看向山賊頭目,從牙縫中擠出話(huà)來(lái)道“別得意太久,等下我們鎮長(cháng)大人帶兵來(lái)了,有你好看的,我們這死了多少人,你們會(huì )一個(gè)不少的給他們陪葬”

  山賊頭目聽(tīng)完村長(cháng)的話(huà),頓時(shí)怒目圓瞪,一凸緣杖敲在村長(cháng)的后腦勺上,惡狠狠的道“叫援兵是吧,不服是吧,問(wèn)題是現在整個(gè)村子里的人都在這里,你派誰(shuí)去叫……”

  山賊頭目一句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他身邊一個(gè)精壯的漢子,在他耳邊耳語(yǔ)了幾句后,山賊頭目頓時(shí)臉色變的難堪起來(lái)。

  “老小子,沒(méi)想到你還有一手,竟然派你女兒去叫援兵了,今天看來(lái)是沒(méi)法善了,這是你的選擇,也怪不得我了”山賊頭目說(shuō)完,對身邊的手下叫道“把能帶走的都帶上,剩下的全都燒掉”

  此時(shí)村長(cháng)后脖子已經(jīng)被頭上流下的鮮血染紅,全身無(wú)力的躺在地上,看上去是暈死了過(guò)去。

  顯然剛才哪一下,山賊頭目已經(jīng)留了手,不然在毫無(wú)防備下動(dòng)手,哪一下完全可以致人死地。

  羅毅當然知道這留一手是什么套路,村長(cháng)當然是最好的人質(zhì)。

  在山賊頭目的吩咐下,村中心的山賊跑出去了大半,到村子里搜刮東西。

  現場(chǎng)只留下五六個(gè)人看守著(zhù)一群失去戰斗力,瑟瑟發(fā)抖的老弱病殘的村民。

  羅毅此時(shí)站在高處,村子里發(fā)生的一切盡收眼底,他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幫這群村民。

  如果不幫,那么注定今晚又要露宿野外,這群山賊看著(zhù)就是要在村子里實(shí)行三光政策。

  如果幫的話(huà),勢必就會(huì )得罪這里的山賊勢力,以后在這一帶就不太好混了。

  羅毅并沒(méi)有猶豫多久,背在背上的長(cháng)弓已經(jīng)拿在了手中。

  轉眼一根鋒利的箭也搭上了弓,目標只指那個(gè)山賊頭目的頭部。

  羅毅深知只要自己愿意出手,這里幾十個(gè)山賊一個(gè)都沒(méi)跑。為了今晚能夠睡的舒服點(diǎn),就出手幫幫這些村民吧。

  早在這群山賊還圍在村中心的時(shí)候,羅毅已經(jīng)釋放出了自身的元氣,對每一個(gè)山賊都進(jìn)行了標記。

  這是羅毅在神秘島上早就領(lǐng)悟到的,運用自身元氣的一種方法。

  這種標記并不能傷害目標,目標也毫無(wú)察覺(jué)。羅毅曾經(jīng)在先知身上都實(shí)驗過(guò)。

  這種標記只有施放者才能看得到,目標一旦被標記,頭上就會(huì )出現一個(gè)綠色的小點(diǎn),已羅毅為圓心,一公里范圍內,被標記的目標基本無(wú)處藏身。

  就算目標躲進(jìn)山洞之中,羅毅都能發(fā)現目標頭上的綠色小點(diǎn)。

  這種效果能夠持續半個(gè)小時(shí)左右,而且被標記的目標還能夠增加羅毅對于遠程武器的精準度。

  此時(shí)山賊頭目腦袋頂上就有一個(gè)綠色的小點(diǎn),他卻毫不知情,看著(zhù)腳邊躺倒的村長(cháng),還憤憤的吐了口濃痰。

  只是當他抬起頭的時(shí)候,一根如同幽靈般的利箭已經(jīng)無(wú)聲無(wú)息的插在他的眉心上,山賊頭目當即仰面倒地。

  羅毅也吃驚自己為什么對弓箭有這樣的熟練度,雖然這不是羅毅第一次試射弓箭。

  但只要弓箭一上手,就會(huì )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jué),仿佛自己已經(jīng)是多年的資深獵人。

  弓箭一瞄準目標,大腦之中就很自然的開(kāi)始判斷四周?chē)娘L(fēng)速,目標距離,拉弓的力度多少能夠給目標造成什么樣的傷害。

  就連山賊頭目眉心中箭仰面倒地,都是羅毅拉弓之時(shí)估算好的。

  如果力度稍大一點(diǎn)山賊頭目,就會(huì )中箭倒飛出去,這樣也會(huì )斃命,但是箭支在空中飛行的時(shí)候就會(huì )與空氣產(chǎn)生摩擦,發(fā)出尖利的嘯聲,這樣就會(huì )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蹤。

  這些都是羅毅在拉弓的時(shí)候,一瞬之間就在大腦之中設計好的,所以羅毅才會(huì )感到新奇。

  等山賊頭目倒地,村民們發(fā)出一陣驚呼,其他山賊反應過(guò)來(lái),要找到射箭之人的時(shí)候。

  羅毅早就翻下房頂,朝著(zhù)第二個(gè)目標前進(jìn)了。

  羅毅之所以先擊殺山賊頭目,就是想給那些村民自造機會(huì )。

  看守那些村民的山賊只有五六個(gè),再加上山賊頭目已死,勢必給山賊們造成混亂,這樣那些村民才有反擊的機會(huì )。

  自己這邊只要一直保持在暗處擊殺那些山賊,自然不怕慢慢把他們玩死。

  羅毅的第二個(gè)目標還在一間房舍中翻找著(zhù)值錢(qián)的東西,根本不知道身后已經(jīng)多了一個(gè)人。

  羅毅早就短劍在手,悄悄把短劍伸向山賊的脖子,等山賊發(fā)現一柄寒光閃閃的短劍已經(jīng)出現在自己的脖頸上時(shí)。

  山賊剛想后退遠離脖子上鋒利的短劍,可沒(méi)想這一退正好頂在了羅毅的身上,羅毅順勢一帶,山賊的脖頸上出現了一道紅線(xiàn)。

  山賊張嘴出聲喊叫,喉頭只發(fā)出“咯咯”的響聲。頓時(shí)脖頸上那條紅線(xiàn),也張開(kāi)了一張血盆大口,鮮血如同噴泉般的噴出。

  第二個(gè)目標倒地的同時(shí),羅毅已經(jīng)走出了房舍。

  羅毅早就想好了要給山賊們造成一個(gè)假象,這不是一個(gè)人對他們發(fā)動(dòng)攻擊。所以要用不同的武器。

  而在山賊們反應過(guò)來(lái)發(fā)出警報的時(shí)候,死在羅毅手里的山賊已經(jīng)多達九個(gè)了。

  這時(shí)村中心那邊也發(fā)生了不小的騷動(dòng),羅毅知道村民們終于反應過(guò)來(lái),開(kāi)始反擊了。

  此時(shí)的村中心一片混亂,村民們已經(jīng)在幾個(gè)年輕小伙子的帶頭下,和山賊們打成了一片。

  村中,有小孩的女人,沒(méi)什么戰斗力的老人,趁著(zhù)混亂都躲的遠遠的。

  五六個(gè)看著(zhù)村民的山賊,終于招架不住,吹響緊急號角招呼所有山賊集合。

  可等了好一陣,山賊們也只趕來(lái)了七八個(gè)。等他們派人去尋找時(shí),才聽(tīng)回來(lái)的人報告,沒(méi)回來(lái)的山賊基本都死了。

  這時(shí)山賊們才發(fā)現被人偷襲了,而且還不止一個(gè)人,搞不好是一批人,氣氛的山賊們,只好吹響了撤退的號角。全都分散的逃入了山林。

  而此時(shí)的羅毅也走了出來(lái),手上已經(jīng)多出了十幾條人命。

  殺這些山賊羅毅覺(jué)得十分容易,仿佛就跟大人與小孩的區別。

  不管是從力氣、速度、感知方面,樣樣都要強出這些山賊一大截。

  就比如羅毅最后殺死的兩個(gè)山賊,還是羅毅故意讓兩個(gè)山賊同時(shí)先發(fā)現自己,可最后的結果,羅毅只感覺(jué)稍稍的熱了下身,兩三下就解決了哪兩個(gè)倒霉蛋。

  羅毅想想這可能就是修煉元氣和沒(méi)有修煉元氣的區別吧。

  羅毅覺(jué)得殺了這些山賊心里根本就沒(méi)有任何的負擔,可能跟他在黑暗的洞穴生活了十來(lái)年有關(guān),雖然是第一次殺人,而且是一次殺死了這么多。

  羅毅覺(jué)得自己心里的黑暗面已經(jīng)大到無(wú)法附加的地步,殺人根本不存在一點(diǎn)憐惜,仿佛只是踩死了幾只螻蟻,和剛到這個(gè)世界的自己完全就是兩個(gè)人。

  也許多接觸點(diǎn)陽(yáng)光,多多與人交往這種現象會(huì )有所改觀(guān)吧。

  羅毅一邊想著(zhù)心事,一邊已經(jīng)走到了村中心。

  山賊早就跑了個(gè)沒(méi)影,剩下的就是村民們在收拾爛攤子。

  把死人抬出來(lái)集中起來(lái),給受傷的村民進(jìn)行救治。

  當羅毅走到村中心的時(shí)候,大家都十分差異的看著(zhù)他。

  羅毅這一身裝扮不是特殊,而且還十分普片,只是羅毅的膚色和眼睛,在羅多克王國的確少見(jiàn)。

  所以羅毅才被這些村民看耍猴人一樣的看待,羅毅也知道會(huì )遇到這種尷尬的場(chǎng)面。

  所以羅毅舉起雙手做出一副無(wú)害的樣子微笑道“大家別見(jiàn)怪,我可不是山賊,只不過(guò)是路過(guò)這里的旅客,你們也可以把我當做賞金獵人來(lái)看待”

  賞金獵人也是這片大陸上非常普片的職業(yè),他們與那些山賊、劫匪、強盜、海盜之類(lèi)的就屬于世仇。

  兩者遇見(jiàn)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種關(guān)系。所以羅毅說(shuō)自己是賞金獵人這個(gè)身份應該是最恰當的,不會(huì )引起別人的懷疑。

  不過(guò)似乎像羅毅這種人種,就算羅毅用賞金獵人的身份來(lái)掩飾,效果也不是很好。

  那些個(gè)村民還是用看活寶的眼神在看著(zhù)他。這時(shí)那個(gè)村長(cháng)頭上包著(zhù)一圈紗布向羅毅蹣跚的走了過(guò)來(lái)。

  村長(cháng)剛走到羅毅身邊就伸出手拍了拍羅毅的肩膀微笑著(zhù)說(shuō)道“小兄弟謝謝你幫我們村子解除了這次危機,我們全村的人都欠你一個(gè)大大的人情呀”

  羅毅心中也是吃驚這個(gè)村長(cháng)怎么會(huì )知道是自己趕走了那些山賊,不過(guò)羅毅表面上還是十分平靜的道“沒(méi)什么,這是我們身為賞金獵人分內的事,村長(cháng)大人不必客氣”

  村長(cháng)客氣的笑了笑,用一種鬼才會(huì )相信你的眼神道“遠來(lái)是客,何況還是救了整個(gè)村子的恩人,如果不見(jiàn)意的話(huà),不如今晚就到我哪屋住下,等我準備準備,好酒好肉招待恩人”

  羅毅倒是看出這個(gè)村長(cháng)閱歷不凡,多說(shuō)無(wú)益只會(huì )越解釋越解釋不清,點(diǎn)點(diǎn)頭算是答應了村長(cháng)的安排。

  這時(shí)村長(cháng)一邊在前面領(lǐng)路,一邊對著(zhù)那些傻呆呆的村民叫道“還看什么看,沒(méi)看過(guò)庫吉特人種嗎,一群白癡,趕緊來(lái)幾個(gè)人幫忙,我要好好招待我們的大恩人”

  羅毅在心里嘀咕庫吉特人種這個(gè)詞,還沒(méi)等羅毅想明白,這時(shí)從遠方傳來(lái)一陣隆隆的腳步聲。

  羅毅差異的看著(zhù)遠方,村長(cháng)領(lǐng)著(zhù)羅毅到了屋前,看羅毅沒(méi)有進(jìn)屋的意思,反而看著(zhù)村口的方向,于是問(wèn)道“恩人還有其他的兄弟在村外嗎,不如一起叫進(jìn)來(lái),讓我們好好的答謝你們,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羅毅看著(zhù)村長(cháng)理會(huì )錯了意思,笑道“哦,只有我一個(gè)人,沒(méi)有其他人了,我是和一些兄弟走散了,我也迷了路,才會(huì )好巧不巧的來(lái)到這里,看來(lái)也是天意讓我遇見(jiàn)了那些山賊”

  羅毅只好又撒了個(gè)謊,并且在心里想著(zhù)這么大的聲音,難道他們都沒(méi)聽(tīng)到。

  村長(cháng)也沒(méi)多問(wèn)羅毅為什么突然看著(zhù)村口,只是不好意思的笑道“哪還請恩人進(jìn)屋稍作休息,我馬上派人準備酒食”

  村長(cháng)的屋子,不光屋頂是最高的,占地面積也是最大的。剛剛羅毅就是站在村長(cháng)的屋頂上,擊殺了那個(gè)倒霉的山賊頭目。

  這還是羅毅第一次走進(jìn)屋內,一眼看去這屋子少說(shuō)也在兩百平以上,屋子被分割成了四塊功能區。

  羅毅首先進(jìn)入的應該是最大的堂屋,堂屋中間擺著(zhù)一張長(cháng)條桌案,桌案四周?chē)?zhù)一圈椅子,少說(shuō)也有十幾把。

  看來(lái)這也是村里召開(kāi)類(lèi)似會(huì )議時(shí),村民們經(jīng)常來(lái)的地方,不然村長(cháng)家也不會(huì )多到有十幾口人。

  這張桌案就占去了堂屋的大半,其他的靠墻的地方也擺著(zhù)幾張小桌子,桌子上放著(zhù)一些獸骨獸皮之類(lèi)的作為擺設,也為村長(cháng)的堂屋增加了些許威嚴的氣氛。

  村長(cháng)剛安排下羅毅在鋪著(zhù)野獸毛皮的主位上坐下,哪遠方隆隆的腳步聲也更近了,這時(shí)才被村里人聽(tīng)到,屋外發(fā)出一聲響過(guò)一聲的歡呼聲。

  村長(cháng)也直起身子,顯然也是聽(tīng)到了,臉上頓時(shí)出現了難掩的興奮。

  于是不好意思的對羅毅說(shuō)道“恩人先在這坐會(huì ),聽(tīng)外面的聲音應該是鎮長(cháng)大人帶人來(lái)援救了,等下我就帶鎮長(cháng)過(guò)來(lái)給恩人引薦”

  說(shuō)完,村長(cháng)整理了下身上有些臟亂的衣服,還默默的嘆了口氣,這才匆匆的走了出去。

  顯然村長(cháng)認為他這身臟衣服有失他村長(cháng)的身份,特別是像這種情況,去面見(jiàn)鎮長(cháng)大人,就更不合時(shí)宜了。

  此時(shí)村長(cháng)家中已經(jīng)走的一個(gè)人不剩,看來(lái)那個(gè)什么鎮長(cháng)大人官威也是不小呀,索性羅毅也跟著(zhù)走出了屋子,倒要看看那個(gè)所謂的鎮長(cháng)到底長(cháng)個(gè)啥樣子。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