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神威大將軍火炮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神威大將軍火炮

佚名都市主角:虞拂霜,商歸瀾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佚名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神威大將軍》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虞拂霜商歸瀾的小說(shuō)《神威大將軍》講述的是:雇傭兵穿越到大楚國,成為百戶(hù)所軍戶(hù)吳年。 家里頭窮的叮當響,還有一個(gè)每天被原主暴打的童養媳。 北邊的蒙元人漸漸強盛,頻繁南下劫掠,大楚國朝不保夕。
更新時(shí)間: 2024-06-30 15:20:01
免費閱讀
徐牧回到了自己的臥房之后,一眼看見(jiàn)了掛在墻壁上的弓矢。 記憶之中,這張弓掛在這里很久了。徐父都很少拿著(zhù)弓去射箭了,更何況他?弓不保養的話(huà),那會(huì )壞掉的。 希望這玩意還能用。 他快步上前,把弓矢取下,放在手中查看。盡管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當他看到弓矢情況的時(shí)候,卻還是心中一沉。 這張漆黑的大弓,不僅弓弦壞了,連弓身都有蟲(chóng)蛀的痕跡,已經(jīng)完全報廢了。再看箭矢,箭頭都生銹了。 這是一個(gè)可悲的時(shí)代。 大楚國邊境廢弛,軍戶(hù)們幫著(zhù)軍官們種田,成了家奴了,連開(kāi)弓射箭都很少了,更何況是守衛邊塞,防備異族。 但是另一方面,北邊的蒙元人卻強盛了起來(lái),頻繁進(jìn)入大楚劫掠,已經(jīng)成了氣候。 “這就是史書(shū)上說(shuō)的,皇朝末年吧,日子恐怕會(huì )更艱難?!?徐牧甩了甩頭,把這些想法從腦袋中甩了出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shuō)。目前最緊要的是弄一把弓。 方法只有兩種,借弓、自己制弓。 徐牧毫不猶豫的選擇自己制弓。 身為一名雇傭兵,野外生存是基本的能力之一。如何制作簡(jiǎn)略的弓箭,也是基本的東西。 有了計劃之后,徐牧從床底下的箱子內,取出了一些銅錢(qián),他也沒(méi)有數,揣在懷中便出門(mén)去了。 賭鬼是不會(huì )放棄財政大權的,徐家原主管錢(qián)。 徐牧出了臥房之后,便大步往門(mén)口走去。卻發(fā)現柳香站在廚房?jì)纫粍?dòng)不動(dòng),手里頭不知道拿著(zhù)什么東西。他不由奇怪,問(wèn)道:“香兒。你這是怎么了?” “沒(méi)什么?!?柳香身子一抖,手中的砒霜差點(diǎn)嚇掉了。但她很快恢復了鎮定,回過(guò)頭來(lái),冷淡的說(shuō)道。 徐牧也沒(méi)多想,反而覺(jué)得應該表現一下。不由笑著(zhù)說(shuō)道:“香兒。我今天出門(mén)去購買(mǎi)桑木制弓。等弓做好了,我就進(jìn)山里頭打獵。我保證以后我們每天都有肉吃?!?柳香卻是不為所動(dòng),類(lèi)似的話(huà),徐牧也說(shuō)過(guò)。 柳香曾經(jīng)也相信過(guò),但是沒(méi)過(guò)幾天徐牧就會(huì )故態(tài)復萌。喝酒,狂喝酒,然后打她。 往死里打,就像打狗一樣。不,比那個(gè)更狠。就算是一條狗,也是看家護院的好手。尋常養狗的人家,一般不會(huì )打狗。 她連狗都不如。 柳香想到激動(dòng)之處,臉上露出了青色,小手卻是發(fā)白,顯露出白色的骨頭,她伸出三根發(fā)白的手指,冷笑道:“三天,你的話(huà)信用最多三天。多一天都沒(méi)有。我會(huì )信你?” 徐牧聞言很是尷尬,跟著(zhù)小丫頭片子說(shuō)話(huà),真是費勁,每一次都是被冷嘲熱諷。 但是徐牧并不生氣。柳香也太慘了,他只有同情、憐惜。 不過(guò)多說(shuō)無(wú)益,做到了就有了信用。做不到就是吹牛。肉會(huì )有的,好日子會(huì )紅紅火火的。香兒也會(huì )白胖起來(lái),美美的。 他笑了笑,大步朝著(zhù)大門(mén)口走去。 “哼?!绷爿p輕的從鼻尖發(fā)出了一聲冷哼,然后又陷入了掙扎之中,我要不要毒死他? 她的一雙眸子中,盡是恐懼之色,死亡并不是那么容易下決定的。她怕啊。 徐牧自然不知道自家的童養媳,竟生出了同歸于盡之心。 他信心滿(mǎn)滿(mǎn)的大踏步出了屋子,來(lái)到了外頭。整個(gè)百戶(hù)所是一個(gè)狹小的城堡。 城堡內擁擠的很,空氣中散發(fā)著(zhù)各種臭味。城墻已經(jīng)破敗了,有的缺口能過(guò)去人。 再加上兵丁的戰斗力,其實(shí)就是紙糊而已,一捅就破了。 這座戍邊的城堡,根本就是荒廢了。 不過(guò)城堡內最基本的生活物資還是有的。有糧油店、雜貨鋪、布莊,當然也少不了鐵匠鋪。 只是這些年打造兵器的人少了,打造農具的人,多如牛毛。 徐牧上了街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jué)。四周的人都以異樣眸光看著(zhù)他。甚至自動(dòng)的避開(kāi)一點(diǎn)點(diǎn)道路,讓他先過(guò)去。這場(chǎng)景就像是村里的惡霸,橫行霸道。 或者也可以說(shuō)是過(guò)街老鼠,人人喊打。 “哎?!毙炷劣謬@了一口氣,無(wú)可奈何的來(lái)到了鐵匠鋪旁邊的雜貨鋪內,對著(zhù)雜貨鋪老板老王說(shuō)道:“老王。給我一塊桑木?!?老王是個(gè)五十多歲的老頭,身在百戶(hù)所內經(jīng)驗豐富,他猜出了徐牧的目的。也不怕徐牧,搖頭說(shuō)道:“我這里已經(jīng)很多年沒(méi)有制弓的材料了?!?“嗯?!” 徐牧吃驚的睜大了眼睛。這一次真的繃不住了。這一座邊塞城堡內的雜貨鋪,竟然沒(méi)有制弓的材料賣(mài)? “制弓是需要錢(qián)的,有那個(gè)錢(qián),人們還不如給自己買(mǎi)點(diǎn)好吃的。沒(méi)人制弓,我當然就不會(huì )進(jìn)材料了?!崩贤跞死铣删?,猜出了徐牧的心思,冷笑了一聲說(shuō)道。 老王說(shuō)的實(shí)在,結合著(zhù)徐牧的記憶,已經(jīng)所見(jiàn)所聞。除了柳香的事情之外,他還有一種緊迫感。 這小小的百戶(hù)所,隨時(shí)都有可能會(huì )大禍臨頭。 離開(kāi)了雜貨鋪之后,徐牧開(kāi)始犯難了。這巧婦難為無(wú)米之炊啊。沒(méi)有制弓材料,他不可能憑空制作出一張弓的。 木材倒是好辦,上山去尋一下。制弓需要的其余材料呢? “看樣子,我只能去借一把弓了?!毙炷羾@了一口氣,心中暗道。 如果可以的話(huà),徐牧并不想去借弓。 開(kāi)口借弓,就跟借錢(qián)差不多,借錢(qián)還不得低聲下氣? 但是家里頭的情況,不能再拖了。沒(méi)有弓,不能去打獵改善生活。這家,真不像是家。 徐牧很快回到了自己破敗的小院內。柳香正在晾曬衣服,聽(tīng)見(jiàn)動(dòng)靜回頭看了一眼徐牧,眸光中泛著(zhù)冷意。 徐牧想起自己夸下???,不由有些尷尬,主動(dòng)解釋道:“雜貨鋪沒(méi)有制弓材料了,我想想去哪里借一把弓?!?“呵呵?!绷憷湫α艘宦?,瘦弱的身子彎下腰抱起了大木盆,很吃力的放在了堂屋門(mén)口。 徐牧既尷尬,又很心疼。這瘦弱的身子抱起木盆都吃力,更何況洗衣服了。這些年,她真的是吃了太多苦了。 “哎?!毙炷羾@了一口氣,回去了自己的臥房躺下,在腦中盤(pán)算起去找誰(shuí)借弓好。 柳香不知道何時(shí)站在了窗口,仿佛是幽靈一樣悄無(wú)聲息的盯著(zhù)徐牧。 她終于下定了決心。 毒死這個(gè)混蛋。 雖然徐牧再三保證了,去借弓打獵。但是她不相信一個(gè)滿(mǎn)口謊言的酒鬼、賭鬼的話(huà)。 毒死了一了百了。 “等死了就可以見(jiàn)到爹娘了?!绷阋浑p眸子淚珠開(kāi)始打轉。她心中的爹娘,就是養父母。 爹娘對她真好,什么好吃的都留給她吃。 以前家里頭真好啊。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